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蘇賡哲:劉文典的局限

http://chuansongme.com
10月1日多倫多明報 
    1943年西南聯大在評定教授薪金時,以狂與怪知名的劉文典發言稱:「沈從文算甚麼教授,陳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該拿四百塊錢,我該拿四十塊錢,朱自清該拿四塊錢。可我不給沈從文四毛錢。」 

    還有個很多人知道的佚事是跑避日軍飛機轟炸時,劉文典呵斥沈從文:「陳寅恪先生跑是為了保存國粹,我跑是為了保存《莊子》,可是該死的你有甚麼用?跑甚麼?」 
    除看不起沈從文、朱自清,劉文典也經常罵巴金。基本上他極端看不起從事新文學創作而享有聲譽的作家。不少人以為他的看不起,是以古文、白話文畫界定的,我覺得這不是真正原因。真正原因是他所恃的學問,得來要下苦功夫,他以為搞現代文學創作的不曾付出他那種心血,居然要和他平起平坐,甚至擁有比他更多的讀者「粉絲」, 他不免認為沒有這道理。 
    劉文典為了著書,曾四出搜求資料。有一次留宿在白雲觀看《道藏》,一住數月,足不出戶,潛心翻閱,以致神經衰弱。觀中生活十分清苦,實在忍不住了,趁著道士們不注意吃了點葷腥,結果當場被捉,非常難堪。又曾去香山寺借佛經看,寺方天大人情,勉為其難借出珍貴古籍,但閱讀規則十分苛嚴。不料劉文典讀得太疲倦睡著了,書掉到地上,被和尚拿起掃帚就打。他這麼刻苦治學,覺得寫小說的作家不學,徒有寫作之術,便生小看之意。陳寅恪和他一樣勤讀而天賦「照相式記憶力」,顯得比他更有學問,得到他的崇拜。其實,劉文典分不清治學和藝術創作之別,始終沒有感動人的文章傳世。

2 則留言:

陳季常~河東獅吼 說...

無人會歧視做醫生律師的,但有人會歧視做掃街洗廁所的哲學高手,因為宗教哲學是內在的智慧修為,無法表演,例如貝多芬和愛恩斯坦各有所長,無從比較勝負優劣!

陳季常~河東獅吼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