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1月27日星期四

蘇賡哲:墨西哥與香港

11月18日多倫多明報     
    墨西哥的警察早些時開槍打死示威學生,又有四十三名學生被捕。 中央政府介入調查後,發現被捕學生失了蹤,懷疑是警方勾結毒販,將學生交由毒販殺害。調查人員找到一個亂葬崗,疑是失蹤學生埋身處。家長們和大批示威者高舉失蹤學生照片操往機場,堵塞道路及出入要衝,有人向防暴警察擲石及燃燒彈,數十名警察受傷。
    和香港的雨傘運動相比,墨西哥這一系列事件關係四十三名學生性命,無疑嚴重得多,甚至可以說是駭人聽聞。但海外華人,尤其香港移民,始終最關心的還是進行了四十多天的雨傘運動。這當然是感情上的親疏有別。假設說,街上發生嚴重車禍,十多人死傷,但同時家中有孩子不慎打破玻璃杯,手指流血,相信所有家長都會覺得孩子受傷比那十多個車禍死傷者更令自己擔憂揪心。其實這也是儒家倫理親疏有序哲學被中國人廣泛接受的原因。
    此外,還有心理緣故。有個諷刺小布殊的笑話:美軍參謀擔心在伊拉克戰場殺戮過甚令人反感。小布殊說,那麼,這次突襲就預算殺死一千名伊拉克人和一個理髮師吧。眾人不解,紛紛問為甚麼要殺那個理髮師?小布殊笑答:「你們看,大家都在關心理髮師,根本沒有人在乎殺死一千名伊拉克人。」墨西哥的情況,有點像那一千名伊拉克人。我們看很多荷里活電影,早被引導認知墨西哥的警察和毒販就是如此無法無天的邪惡勢力。而香港雨傘運動是罕見的文明抗爭,以其特殊性而備受矚目自不難理解。

1 則留言:

鐵金鋼 說...

墨西哥與香港~官即是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