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

蘇賡哲:「佔領區」文字解讀

[2014-11-25]溫哥華星島      
    香港「雨傘運動」持續至今,抗爭者在街道上堅持了這麼久,本來應已經疲態畢露,但參與佔領者似乎仍然保持興奮。直到日前發生衝擊立法會,撞碎玻璃門事件,導致佔領者內部分裂空前嚴重,我才看到有些人出現意興索然的情緒。 本來,佔領行動如果拖到立法會把政改方案否決掉,是比較理想的退場時機,但意興索然的人數如果多了起來,就很難支持到數月後的立法會表決。 
    身為文字工作者,我一直比較留意佔領區張貼的宣傳文字。衝擊立法會事件發生後,泛民政客急急和衝擊者劃清界線,作出強烈譴責,甚並有向警方提供線索,令衝擊者事後被捕的說法。佔領區自然就有指責泛民政客這樣做的文宣。最有力的是指出台灣太陽花學運期間,學生衝擊進佔立法院,癱瘓了立法院運作,這些香港泛民政客是拍掌叫好,甚至渡海去台北現場打氣加油。現在同樣而不那麼嚴重的事情發生在香港,卻換成相反態度,豈非葉公好龍? 
    我想,這不是葉公好龍,而是泛民政客考量到,同是衝擊立法機構,台灣人的接受程度比香港高。香港有很多人覺得這樣衝擊是野蠻、不文明的表現,至於台灣人的衝擊,那是別人的立法院,他們只當看熱鬧。泛民政客瞭解多數香港人這樣想,才有雙重標準的表現。 
    針對所謂民意逆轉,有人貼文說:世上總有一成人支持革命,一成人支持建制,剩下八成則是如果你成功了,我便支持你,所以想爭取這八成人支持,就先要靠自己去打贏這場仗。相信這是衝擊的起因。 
    佔領區有貼出的文章頗富說理能力。例如解答「沒有中國對香港的照顧,哪有今天的香港」,以東江水為例,說明東江水是高價買來的,而且被迫買用不了,要排入大海的水,7年來浪費超過30億港元。香港政府常叫市民珍惜食水不要浪費,其實珍惜起來沒有用的水最後會排放入海。 
    基本上,中國大陸當局和不少平民都有個錯誤觀念,把一些交易當成是施惠,自居為香港人的恩公。例如演藝明星進大陸賺錢,並不是沒有付出,而是以演技換得報酬的,但卻要在表演之外,認同政府即恩公的政治立場,以至黃秋生說「你這碗飯我們吃不起」,「我們不是乞丐」。 
    我最欣賞的佔領區標語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這真使我感愧無以名狀。以前,我和很多同輩,應對亂世只會哀哀怨怨說一些「寧作太平犬,不作亂世人」之類毫無意義的話,有能力的就移民避開亂世;現在看到子侄輩揭示出這樣的標語,無異當頭棒喝。他們生逢亂世,不願逃避,而是要背負責任。所謂民主,就是不逃避責任,做自己的主人,這才是勇者的氣概。
    其次,佔領區很多地方都看得到「莫忘初衷」四字。這也是很令我感動的口號。其實,佔領行動本身是有一種悲情的,赤手空拳的佔領者挑戰世上最龐大的專政機器,不可能不是一隊哀兵。「莫忘初衷」四字,最適宜藏在大家心底。即使雨傘運動成為過去,大家都別忘記自己曾經為了一個理想,曾和很多同道一起睡在街上的溝渠邊仰望微茫星空。這些年輕人將來有人會成為醫生、工程師,有人會開巴士,有人會是議員或高官,不論在甚麼崗位上都莫忘初衷,記得還有一個理想尚待實現。

1 則留言:

鐵金鋼 說...

佛教稱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誓要入刀山!

佛教稱為: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