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蘇賡哲:兩個「毋忘」

6月19日多倫多明報      
    楊光生前得大紫荊勲章,死後有風光大葬,他領導害死港人的67暴動,左派完全不提。 非但不提,還有參加過暴動的人在看到維園「毋忘六四」的燭光晚會後說:「我不評論『六四』。『六七』的時候有民主嗎?殖民主義的時候有民主嗎?有哪個局長不是英國人?教育司署、警察總部,全部是英國人,當時有民主嗎?賦予殖民地港督有權頒發《緊急法例》,有民主嗎?為甚麼在『毋忘六四』的同時,不會『毋忘六七』?這就是我今時今日最大的感慨。」
    坦白說,這位先生的感慨,初時令我有點錯愕,我是有個過程才慢慢了解他意思的。他雖說不評論六四,卻接著提出港英也沒有民主,顯然他知道六四就是追求民主的運動,如果沒有說錯,則他將「毋忘六四」和「毋忘六七」並舉而提出質問,就是非常荒謬的事。因為港英時代確實沒有民主,但六七暴動是向港英爭民主嗎?絕對不是。我讀過大量相關著作和文件,從最基本的《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抗議書》到當年中國大陸報紙評論,絕對讀不到「民主」兩字,更加沒有向港英爭取民主的要求。他們要的只是宣傳毛澤東思想、向香港輸入革命,令港督像澳督那樣「跪低」聽從共產黨指導。倘若他們成功,香港不用說不會民主化,連僅有的自由都會失去。可以看到,六四和六七的目標剛好是相反的,雖然二者都以失敗收場,但香港人必定「毋忘六四」。其實也應該「毋忘六七」,千萬別忘記一群放炸彈、殺林彬的暴徒,正如別忘記鄧、李、楊。

1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老人癡呆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