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蘇賡哲:毛澤東與廣場大媽

7月9日多倫多明報      
    人生總要追求愉悅。原始的,不加雕飾投入激情,常給人高度愉悅。不過,我覺得這種情況下的愉悅,每使人忘我不顧形象,因而表現為醜陋和肉麻。 男女魚水之歡是典型例子,但關上房門根本不必理會別人。歌星在台上獻唱,投入時臉容扭曲,亦無美感可言。最令人汗毛直竪的是大媽在旺角街頭跳其廣場舞,再加上三兩枯瘦老爹動情伴舞,難怪在香港被本土派驅逐,在中國大陸更被人潑糞。
    廣場舞的母親是忠字舞,祖母則是陝北的扭秧歌。扭秧歌原是農村祭祀土地爺儀式之一,原始、粗糙兼土氣可想而知。秧歌的扭者頭上包著陳永貴式白汗巾,腰間繫兩根紅綢布,在鑼鼓嗩吶聲中、左扭右扭,進三步退兩步,用看芭蕾舞的眼光,當然很難產生共鳴。
    共產黨進據陝北,發現扭秧歌是足資利用的上乘政治宣傳工具,他們組織了很多秧歌隊四出帶頭扭秧歌。其中如「劉志仁秧歌隊」、「吳滿有秧歌隊」一直走紅,更擅長結合真人真事演出。例如宣傳農田減租稅,扭秧歌的演員連地主也是現實中如假包換的地主。
    讀李志綏醫生的回憶錄,可知毛澤東喜歡跳舞。原來他天縱英明,將大量陝北扭秧歌元素融入社交舞的舞步和舞姿中,只惜沒有錄影公開,未能拿來和旺角西洋菜街的大媽大伯們一較高低。西洋的中國通們少了個精釆論文題材,誠可遺憾。不過毛皇帝有扭秧歌的演講,他的宏願是「要讓全國四萬萬五千萬人民都來扭秧歌」,今日只有廣場大媽承其旨意,還被香港本土派和大陸網民聯手打壓,可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突然想起在粵語長片中專演鹹濕伯虎的高佬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