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蘇賡哲:泰國行有感

不久前去過一趟泰國。熟悉中國政治的人不難發現當地到處都可以看到泰王蒲眉蓬的照片甚至一般商店也不例外。
有時還有店東跪拜國王的照片當然有藉此增光的用意。以前,香港還是英治殖民地,除政府機構外,市面很難看到英女皇肖像。加拿大似乎更罕有。日本也是虛君制國家,但亦不像泰國這樣,到處都是國王照片,有些汽車還有希望國王長壽的祝福語。

這可以說是個人崇拜,但和共產政權、法西斯政權的個人崇拜完全是兩回事。我以外國觀察者的角度來看,泰王蒲眉蓬和極權國家的獨裁者固然大不一樣,他是沒有實權的虛君,然而和英國及日本的虛君又有頗大分別。之所以有分別,在於英國和日本的民主政治相對穩定,泰國則經常有動盪,其中包括文官貪污腐化,變相集權;軍人以武力干政。一旦局勢到危殆邊緣,泰王就挺身而出,成為驚濤駭浪中的「定海神針」,起了安邦定國的作用。在位六十多年,他起碼有兩次發揮了這種作用。
即使是兇悍的軍頭,也不能不服從他的旨意,因為他民望極高,在包括士兵在內,人人都聽國王號令的形勢下,軍頭是極難與全國人民為敵的。
蒲眉蓬民望極高的緣故,在於他愛民如子,有一種感動人心的道德形象。他雖然沒有實權,但不是養尊處優,白白享受民脂民膏。蒲眉蓬可以說是一位藝術家兼科學家。平時他對農業和各種國家發展的科學所需都有深入研究,能從關心民瘼入手急民之所急,做出一般人做不到的貢獻。甚至可以奮不顧身,站在及胸的洪水中拯救水患。
因此,我們可以說,蒲眉蓬雖然是虛君,在人民心目中卻近乎救苦救難的活菩薩。我一位朋友說,以前泰國只有國王和他世伯擁有勞斯萊斯房車,但世伯開車出去,常給人唾罵,說他僭越,憑什麼和國王平起平坐。可見泰王在人民心目中地位,和英女皇、日皇不同,因為他對國家的貢獻,亦為後二者所不及
由於辛亥革命以來,中國的國情令人失望,有些中國知識份子懷疑當年如果實現康、梁的虛君制建議,中國也許不必經歷後來的大禍泰國之行,使我覺得歷史固然沒得假設,但對中國人的民族性來說,虛君確有可取處。
20111230大紀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