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26日星期四

蘇賡哲:孔慶東將成箭垛槍靶

當香港社會為大陸孕婦湧港產子爭論不休的時候,傳來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圖)罵香港人是狗的新聞。此事必定餘波大震盪,對香港人和大陸人日趨嚴重的分化和對立產生重大影響。
    大陸遊客在香港地鐵車廂吃麵,違反了地鐵規則,經過香港乘客和地鐵職員的勸告,事件已成過去。想不到孔慶東這位大學教授會認為:香港人老是這樣欺負內地人是不好的。我想,孔教授罵港人,是他長期不滿港人「開口閉口教育內地人」、「老是自以為先進地區」、「自以為是國際頭等公民」,積壓久了,來一次總爆發總反撲總清算。
    以前,不一定有此反撲與清算,今天才爆發的原因是,他覺得「香港現在全靠內地人去旅遊,維護你們的生存,不然你們都得餓死,變成臭港」。內地人既然是香港人的恩公,港人有甚麼資格教育恩公?有甚麼資格自視高人一等?
    此中矛盾是,普羅港人認為,內地向香港供應食水、蔬菜、肉;內地人自由行赴港消費,是你情我願的交易。泰國向香港供應食米,菲律賓向香港供應家傭人力資源,歐美遊客赴港消費,從來沒有人聲稱是在維護港人生存。泰國人從沒有說:如果他們不賣米去香港,港人只能吃屎。
    香港人知道,奶粉是很普通的東西,並非香港特產,內地人簇擁去香港買奶粉,是對香港奶粉有信心。但從來沒有港人說,沒有香港,你們的嬰兒就等著大頭吧。
    孔慶東聲稱:「香港是中國各地裏面素質比較差的地方之一。」可是,歷來香港人「教育」內地遊客,都是公德心問題,不遵守公眾規則問題,也就是人的素質問題。當《第一視頻》女主持忍不住提醒他、暗示他香港很清潔時,他的潛意識就暴露出來,出賣了他。他其實承認,香港人素質比較高,不得不說:「凡是用法治維持起來的秩序,說明你們的人沒有素質,沒有自覺,不打就不好好幹,不打就不好好活,這說明甚麼呢?一個字:賤。」
有人說這是文化差異。其實不是。孔慶東和香港人一樣,認為一個人能遵守秩序有其正面價值。問題是孔慶東的邏輯在於,這種遵守秩序倘若是法律規範出來的結果,便是「不抽不行」,便是「欠抽」,便是賤。人們還要進一步問,孔慶東口中所說的,那些比香港高素質的地方的人,果真就不必法制便能遵守秩序嗎?如果他們空有法律條文而視如無物,他們的素質只有比港人更不如。
    孔慶東的文章我一直有留意。他在《答客十六問》中說:「我交朋友不問立場,只看人品。比如是否經常遲到,借錢還不還,愛不愛告密,是否欺軟怕硬等等。凡是開口就罵人是帝國主義走狗的傢伙我敬而遠之。」想不到他這次開口就罵香港人是英帝國主義走狗,原因只不過是這些「走狗」認為不應該在地鐵車廂中吃麵。孔慶東一不小心,就變成他自己要敬而遠之的人。
適時填補這空位
    廣州的南方報系比較敢言,結果就成為孔慶東的眼中釘。他拒絕南方報系採訪時用粗口罵對方,已是學界經典醜聞。他還要全國人民起訴南方報系(訴之以法制?),因為他指南方報系誣蔑革命先烈、誣蔑「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言以蔽之,令人相信他會是個告密者、會是個欺軟怕硬的人。
    香港人厭惡「蝗蟲」,但「蝗蟲」是泛泛之眾,沒有特定具體對象,孔慶東適時填補了這空位,必將成為港人的箭垛槍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