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蘇賡哲:一廂情願的「友好」

很多去俄羅斯經商的中國人受當地人排擠、辱罵以至暴力對待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一般說法是,和其他國家比較,俄羅斯人對中國商販最不友善。俄羅斯人的不友善不始於今,最橫暴應該說是二戰將結束時,蘇軍開入東北,姦淫擄掠,一如土匪。中共仰賴蘇聯支援,有奶便是娘,當然不敢吭聲。
他們炮製美國士兵強姦沈崇事件,掀起全國反美狂潮。現在沈崇移民美國,做了美國人,承認當年只是捏造事實,她是中共地下黨員。但蘇聯士兵在東北強姦中國婦女,則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且並非個別事件。
程遠行是中共資深外交官,曾任外交部亞非司副司長。1948年,他在東北外事局工作,親睹蘇軍在東北種種惡行。他在中共官方出版物上說:蘇軍在東北違法亂紀,胡作非為,和肆無忌憚地拉走大批財富這兩件事,給當時一代東北人留下的壞影響,一時難以消除。」「個世紀過去,老一輩的人對蘇軍的這兩件怨恨,雖然在腦子裡逐漸淡化、以至淡忘,但對蘇聯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既高舉國際主義原則,又高唱無私援助弱小國家,卻如此對待自己這個窮鄰居,實在令人難以理解。」
今天,物換星移,俄國已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國也算不上是它的窮鄰居了,但俄國人對中國人依然是那一副德性,這就沒有什麼難於理解的地方。
程遠行為了政治正確,在提及中蘇共分裂對抗大打筆戰時說:中蘇兩國人民的傳統友情,仍然沒變,並沒有受兩黨文字戰的影響。不論在北京,還是在莫斯科,兩國人民仍然一如既往,堅持保持著睦鄰友好關係,誰也看不到兩國民間有過反目氣氛,反而彼此心照不宣,照舊友好。」其實在那個年代,中蘇民間根本罕有往來,友好何從說起。
今天自由些了,可以多往來了,結果並非程遠行所說的友好。他說的是空話套話,有如很多人口中的「不理日本政府、日本軍閥怎樣,中日人民都是友好的」事實是日本人認為中國是友好國家的日本人很有限。一廂情願的官話何其可笑。
20120106大紀元



李敖:「沈崇事件」不是單一事件,是蔣介石勾結美國人一連串在中國作惡的一件。按說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完了,你們美國大兵不回美國,盤據在中國幹什麼,很清楚,就是要干涉你們內政啊。美國大兵不回國,反倒開到北京(當時叫北平)、天津、秦皇島、青島、上海、南京等地。驕橫跋扈,犯罪事件不斷發生,甚至大殺中國人,光在上海,從一九四五年八月至一九四六年七月,就死傷達一千五百餘人。美國軍艦在黃浦江上橫衝直撞,民船被撞翻,落水而死的群眾達六百六十人。自一九四五年十月至一九四七年九月,駐天津美軍共發生車禍、槍殺、搶劫、搗毀、強姦等案件,達三百六十五起,受害死傷的中國人近兩千名。其中美軍汽車肇禍事件竟占全市交通事故的百分之七十。一九四六年九月三日,在北平火車西站,三個美國大兵比試槍法,竟以正在調車的鐵路工人王恩弟的人頭做靶子,當場將其槍殺。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北京大學先修班女學生沈崇,行至東單,被兩名美國大兵擁至操場,予以強姦。這下子事情鬧大了,各地抗議美軍暴行。蔣介石政府乃捏造事實,說北大女學生是共產黨,故意勾引美國大兵犯案的。幾十年後,這一說法發酵到高希均、陳長文夥同出版的「錢復回憶錄」,更加油加醬了。
《李敖秘密談話錄:大江大海騙了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