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蘇賡哲:中毒

陳雲教授在香港城邦論中說:「那麼中國人在面對六四屠殺時依然甘於忘記血,默許中共繼執政,默許中共繼續用思想洗腦來荼毒他們的子弟,這是單方面的政迫害嗎?人民是無辜的嗎?沒有人民的共謀,這樣殘暴的統治可能持續六十年?」他認為大陸人因為代人啞忍暴虐而扭曲性,成中共的合謀人。
古代中國鼓吹女事二,丈夫去世不再守寡到死,婦女,推崇。浙江慈溪有女士,她的未婚夫有病,夫家將王女士娶去沖喜還未來得及婚禮女士已心照顧病中丈夫不久,那男人一命嗚呼這時,王女士才十七歲,竟志不再嫁婆婆反對守節說:「還未舉行婚禮丈夫死了,你守節名份王女士說:「我已還服侍過他,怎能說沒有名份?」為示她的王女士把自己的頭剪成陽頭了一段時婆婆仍強要她再嫁,並窘兩個小姑也她奴牌,稍不順意就亂打一頓。王女士說:「只不迫我嫁,我你們做奴牌也心甘」由於長期睡在小姑牀下得了風濕,二十歲不到背就駝了,頭髮也白了她非常高興自己成了殘疾人,因為家不會要她再嫁
中國人和王女士有點相似,中共洗了他們六十年的腦、中毒甚深之後,人性都扭曲了即使一種價值觀對自己有害,也予以啞忍,甚至以有害為有益,並以堅持到底為榮
20120124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