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蘇賡哲:黃苗子的沉默

黃苗子走了。一個很不錯的藝術家,晚年被章詒和指控「把聶紺弩寫進牢獄」,聲光一落千丈,未免令人惋惜。我的朋友許先生,是香港書畫業老行尊,和黃苗子有長期主客關係。承他相告,當黃苗子睡在醫院病榻上,是他把章的文章帶去的,從那時開始,黃苗子對章的指控,一直毫無反應。本來,單有原告,沒有被告答辯是很難成案的,黃毫無反應,可以作多種解讀。真相如何?只能由旁觀者自己判斷。
 聶紺弩之出獄,則是良心未泯女共幹暗中相救,運用他以前和國民黨政權的邊緣關係,用瞞天過海方式,把他撥入特赦前朝官員釋放了。死對頭可赦,自己人必須鐵牢坐穿,亦中共特質。
黃苗子在能書畫之外,雜文也寫得不錯。他寫過英使馬喀尼謁見乾隆皇帝時,不肯行跪拜禮,只肯屈半膝單腿跪下,雙方爭持不下。最後通過大臣從中斡旋,乾脆行三鞠躬禮,然後由皇帝問左右,使臣為何不跪?大臣代答:「洋人雙腿無膝蓋,是筆直的,故此不能下跪。」這做法可笑,但顧全了清室面子又為英方樂於接受,堪稱合情合理。但黃苗子隨即收到千家駒信,指他的說法不合史實。實情是馬喀尼行半膝下跪禮。黃苗子不以為忤,立即更正,還把千家駒的信製版公開。
 黃苗子在香港生活過,常有憶舊之作。比較有趣的是以前女兒出嫁,要在花轎上哀哭作捨不得娘家狀。初到港的洋警察聽了以為有冤情,勒令停轎調查,嚇跑了轎伕。
20120202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