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4月2日星期一

蘇賡哲:被統治者的失落


  隨著殖民地陸續從地球上消失,白人殖民主義者在失去主宰權而又留在原地生活,難免大有失落感。也許他們有錯的生存條件,起碼覺得比返回祖家好,但身分認同肯定會造成精神困擾。
  王慧麟說過:「六十年代的殖民地獨立,又或者轉換了政權,當時的白人往往不肯轉換效忠新主人,仍然緬懷舊日光輝,生活滿肚抑鬱。到了九十年代,殖民地換了新主人,白人也學乖了,不願離開的,一或換了國籍,一或撰寫回憶錄為自己臉上貼金,一或勸人要識時務,不要對抗。這種轉變,是悲還是喜呢?
  我們不需要像王先生那麼含蓄,他說的是港英舊人如鍾逸傑者流。不過這種人其實不太多。其他留在香港的英國人大抵但求有份好職業,到時到候有糧出就滿意了。
  英國人也許不會詫異,他們失去香港管治權,失落的不白人,而是不少華人。不詫異的原因,是他們在六七左派暴動時已經知道,大部分華人站在他們這一邊。最經典的場面是當年他們拍的宣傳短片,徐家祥與比他高得多的戴麟趾站在一起「共商大計」。今日失落的華人即使在遊行示威的隊伍中打出殖民地時期的龍獅旗,也不能說他們希望英國人重返香港,沒有可能的事說出來徒然替自己招惹壓力。他們極其量只能表示對英殖的無限依戀。「英國人不會罵我們是狗」,一句話就蓋過千萬句愛國教育。下一句當然是「英國人從來沒有在香港推行愛英教育」。
20120329明報

1 則留言:

Jade 說...

英國人沒有給香港人民主,但有高度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