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蘇賡哲:李柱銘猜想


61日明報
    前身為港同盟的香港民主黨和支聯會,是64事件後相繼出現的民主派組織;李柱銘與司徒華則是同時閃亮的政壇明星。華叔曾跟我說過,他和李柱銘分工,各自帶領這兩個組織,是因為他比較熟悉中國大陸國情,而李作為讀洋書的御用大律師,對香港港情,尤其中上層社會脈絡有精確掌握。
所以他負責支聯會,李領導民主黨。現在我們知道,華叔很早就是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成員,至少到1984年仍以黨外共產主義者自居,還長期擔任龍門書店總編輯,對中共當然非常了解。這樣的分工可以說相當理想。華叔出任民主黨立法局黨鞭,相信是大家都推許他立身處世,法度謹嚴之故。
    我不大熟悉李柱銘先生。也因為不熟悉,所以在華叔轉變立場,反對五區變相公投、民主黨和中聯辦進行密室妥協事件中,李先生對民主黨的影響力竟不如華叔,很有意外之感。當時,李先生是支持五區變相公投的,但他只能居於少數派,民主黨主流跟著華叔走。民主黨素有黨內民主,出現這種結果,相信是華叔的路線被多數黨友接受之故。在這個關乎香港民主前途關鍵時刻,民主黨是分裂了。李柱銘少數派中的鄭家富更因此脫了黨。
    有人問我,李柱銘何以不像鄭家富那樣脫黨?我猜,李先生是很敦厚、很有人情味的人,他甚至沒有說過尖酸刻薄的話。這個黨畢竟是他有份創立的,脫黨對它造成的傷害必定會遠大於鄭家富。他只能看著它逐步和自己的理念相左、看著它逐步墮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