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星期二

蘇賡哲:騙鄧談何容易


68日明報
    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後,一直有個「陳希同向鄧小平謊報軍情」,以致老鄧認為學運就是反黨反鄧運動,才悍然出動軍隊鎮壓的說法。    不知道這說法最早源起何處,最近陳希同出來否認了,還說他連鄧家都未曾去過,如何謊報。    
    六四慘案發生後,很多人希望「聖上」是仁君,殘暴的是他身邊一些奸。不久前辭世的李子誦先生,在約我替《當代》雜誌寫「假如我是」專欄時,便千叮萬囑:甚麼人都可以「假如」,唯獨不可以「假如」鄧小平。他是為六四脫離《文匯報》,創辦《當代》的,居然希望老鄧脫身事外,不受譴責,可以說是糊塗得到家了。(我的替代方法是在星島報另闢專欄寫鄧小平日記。)    
    其實,只要略知中共政治體制,就應明白鄧小平必定是六四唯一的罪魁禍首。我認為他沒有受陳希同蒙騙,他收集情報有很多渠道,令他殺人的動機是流別人的血換取自己政權的穩定。人們常將六四和毛澤東晚年的天安門四五事件相提並論。四五事件發生時,毛澤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比六四的鄧小平昏朽,然而他仍知道天安門事件「是炮打我、是對總理的緬懷,是對江張的聲討、是對翻案主帥下台抱不平、總之是要推倒文化大革命。」
    毛澤東尚且一清二楚,何況鄧小平。可嘆的只是當時「對翻案主帥下台抱不平」的人,在毛澤東死後,翻案主帥又翻案上台時,竟要面對主帥的槍口。主帥比毛澤東更兇險。

4 則留言:

2chanze 說...

今天小朋友们又在寫文章追悼李子誦的「風骨」。

匿名 說...

那些年那些日子,我尚年輕,當時李子誦曾被認為風骨文人,不乏溢美之辭。但我總覺得一份假、大、空的報紙社長,說了幾十年的謊,慣於為虎作倀而能夠一朝醒覺,故然勇氣可嘉,但其他加於他頭上的光環,顯然過譽,而一些忽然民主的知名人士,更等而下之。春去冬來,反了過去的又再反過來,日久見人心被驗證了是顛撲不破的硬道理。

匿名 說...

不知道未来自由中国大陆人会如何看待这些中共外派到香港或其他地区的文宣骨干呢?

匿名 說...

无论如何,体制内的“背叛”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