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共不可能新加坡化

[2012-07-03]星島日報
早些時在這裏談及歷屆中國領導人喜歡新加坡的現象。何以有此現象,說得通俗些,其實是一個做婊子卻又能蓋個貞節牌坊的問題。這種既收實利又保名聲的大學問,中國統治者很希望學到手。

歷史對比起來非常弔詭,中國共產黨希望向新加坡學習,用來對付反共人士的手段,正是新加坡用來對付共產黨人的手段。1962年起,新加坡大捕共產黨人,1987年逮捕16個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必須在電視上表示悔過。不過其中9人在1988年發表聲明,他們是在嚴刑拷打後才在電視上悔過的。
雖然電視悔過這一套尚未在中國出現,要劉曉波、艾未未們在電視悔過也許很困難,不過手段本身畢竟不難學。上次我在這裏介紹過新加坡的《內部安全法》,大家看中國的新聞,不難發現中共對待異見者、維權人士,已很嫻熟地在應用這些新加坡先進模式。
當然,其中做法,多少還是有點分別的:新加坡政府在必要時,可以剝奪顛覆犯的公民資格,使他變成無國籍的人;新加坡政府在釋放共黨嫌犯林福壽醫生和札哈里後,限制他們只可以居住在德光比沙島和巫賓島,並禁止和以前的政治犯接觸,沒有官方許可不得離開該島。中共還沒有這做法,他們相近做法是把美國當作放逐政治犯的外島,這樣做可以在國際觀瞻上得分,政治犯要回國則比札哈里們難得多。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新加坡所依據的《內部安全法》,堂堂正正擺明就是用來對付國內人民,當然指國內人民中的顛覆者。中共要香港新加坡化,要求港人訂立的叫國家安全法,香港建制派支持立法,是以維護國家安全,免受外國反華勢力侵犯來說事的。
中共遭遇異議時,也必定要拖所謂外國勢力落水。其實真正受外國勢力威脅的是新加坡,彈丸小邦,相鄰國家常虎視眈眈,馬共和中共的關係更眾所周知,設在中國境內的敵對電台要到江澤民時代才收斂起來。但新加坡卻不必用仇外排外來騙取人民對嚴刑峻法鎮壓異見者的容忍。我認為這個分別,是中國新加坡化不可能成功的因素之一。
此中關係到新、中兩國人民對政府「維穩」政策的不同看法。新加坡用《內部安全法》對付異見者,不免在國際上受側目,人權團體如國際特赦組織就屢有指責聲音。
可是新加坡人民沒有加入國外人權組織的合唱團,因他們相信這個政府所作所為為了他們好。他們覺得官員是自己選出來的,他們廉潔奉公,為人民服務,《內部安全法》愈嚴厲,自己的安全和社會的穩定就愈有保障。以前我就讀的學校有不少新加坡校友,他們告訴我,這確實是他們的想法。
中國人民的想法大不一樣,他們面對的政府不是民選的,官員還宣稱,這個政權是他們的父兄用二千萬個人頭換來的,誰要取而代之就必須付出同樣代價。其次,現在的中共已拋棄無產階級革命以至解放全人類口號,赤裸裸只是個權貴利益集團。他們以有悖普世人權標準的手段打擊異見者,維持社會穩定,只為了讓自己以至整個龐大的貪腐官僚集團獲利。因此只好以仇外民族主義來遮羞。
舉一個很現實的例子:目前在中國大陸,強制拆遷改建的悲劇可謂無日無之,甚至連香港人捐獻的學校都拆掉改建商場。相對,新加坡也強制收地,卻是要蓋「組屋」,令普羅國民居者有其屋。中共如果真想新加坡化,它就會從「為人民幣服務」變成為「人民服務」,就不是中共了。這可能嗎

7 則留言:

匿名 說...

HK=China.

匿名 說...

HK=China--That is 50 cents' viewpoints

匿名 說...

That is why China gave Liu Xiaobo "Nobel prize". I don't think there are real Chinese dissidents visible in the West. Most of so called "dissidents" are beneficiaries of Chinese communist system, or communist cadre in high positions themselves, for example, Liu Xia and Liu Xiaobo's families.

匿名 說...

That is crony/oligopoly"dissidents".權貴“異議人士”.

懷鄉書訊 說...

China=HK?

匿名 說...

Just in some aspects, for example,real estate-based economy.

Elaine Ran Ye 說...

China learned very well about the real estate-based economy from HK since 198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