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蘇賡哲:學習胡適


7月10日明報
    自從推斷司徒華先生何以在五區變相公投轉變立場後,有些朋友未能理解我的動機,而致口出惡言,謾罵之狀,達到反目成仇、抹黑人格地步了解內情,支持我的朋友紛紛勸我還擊,甚至說:「不是苦無題材嗎?題材送上門,還不乘機寫它一二十篇?」我只微笑置之
    新文化運動時期,林琴南是胡適對頭人林借寫小說影射辱罵胡適,胡適的支持者拿給胡適看叫他寫文章還擊,胡適置之一旁不出聲但林去世後,胡適卻寫文章推許他:「我們晚一輩的少年人識得守舊的林琴南而不知道昔日的維新黨林琴南;只聽得林琴南老年反對官話文學,而不知道林琴南壯年曾做得很通俗的白話詩。」他指出,單獨以老年的林論斷他是「不得公平的輿論」
    何以在林去世後,胡適才發表這些文字?我猜,胡適旨在「是其是、非其非」,不以人的一個階段而抹煞其一生,此所謂公平。但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賞香港人所謂「一件還一件」的理性境界,假使林琴南未死就聽到胡適此言,不一定覺得是對他的推許,而得是對他前後不一的嘲諷,這便會失去胡適的原意
    胡適的胸襟還表現在對待章士釗身上章曾罵胡適陷青年於大阱、頹國本於無形」,後來當教育部長,仍以胡適為打擊對象但胡適一直很尊重他,在文章中說:「自1905年到1915年,這十年是政治文章發達時期,這時期的代表作家是章士釗。」接著稱讚不已。
    人人像胡適這樣,泛民就不會分裂了


1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要是人人像胡適,誰還要養這群「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