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1日星期五

蘇賡哲:辜恩負義


    不久前,一大群鄭州大學的外國教師,一起去山西陽城縣尋找上世紀30年代英國女傳教士艾慧德的遺跡。艾慧德在83年前到陽城縣,把垂垂老去的蘇格蘭傳教士羅遜所遺房子改造成「八福客棧」,把投宿的粗野騾夫馴化為彬彬有禮的斯文人,使他們不再聚賭喧鬧、不吆喝髒話、不唱淫穢的地方小調而改唱聖詩。陽城監獄有囚犯發瘋,砍死了幾個同囚,無人能降伏,艾慧德應縣長要求,幾句話就令兇手放下兇器,縣長也因此信了教。
    抗戰時期,艾慧德收留和保護一百名孤兒,把他們從陽城安全帶到西安,交給宋美齡辦的孤兒院。1949年,中共建政,艾慧德被排斥返回英國。後來她去台灣辦孤兒院,死在那裏。人們照她遺願安葬,頭朝陽城的方向。
        艾慧德的故事曾由荷里活拍成電影,八福客棧改成戲名《六福客棧》,這是1958年的事了。鄭州大學那些外國教師大概都看過這齣電影,或讀過它的原著《小婦人》,他們是抱持著朝聖的心情去陽城尋訪故跡的,在當地教會協助下,他們只找到一眼客棧殘存下來的枯井,和兩個孤兒的後代。一般中國人,根本不知道艾慧德是誰。
    我有加拿大華裔朋友不遺餘力攻訐泛基督教,全都是拾中共牙慧,包括英國人賣鴉片去中國。我想,賣鴉片的英國人有基督徒,但這些基督徒不是因為受《聖經》影響才賣鴉片的。艾慧德是英國基督徒,她是受《聖經》影響才去中國做了那麼多義舉的。所以,賣鴉片不應記在基督教的賬上,艾慧德的義舉則應記。可是,中國人忘記了她,中共甚至不讓她再去中國。
    中國人辜恩負義的事太多了。我想起1906年被美國雅禮會派去湖南長沙行醫的胡美醫生。雅禮會希望他在那裏開辦最新式的醫院,作為傳教立足點。當時中國人不相信西醫,胡美在長沙草創了雅禮醫院,卻找不到病人。他只好去街上勉強一個患癤毒的乞丐讓他療治。乞丐活得生不如死,因此願意置生死於度外讓這位美國醫生當示範。在他痊癒後,胡美才打開局面,並逐漸得到病人信任。
    同時,美國雅禮會資助中國人顏福慶在耶魯大學讀醫學課程,交換條件不是他畢業後必須在美國行醫,而是必須去長沙雅禮醫院行醫。顏福慶去長沙後成為胡美的助手,擔任後來設立的醫科學校校長,而胡美則當湘雅醫院院長。胡美得到耶魯校友、慈善家哈克尼斯捐贈鉅資,替湘雅醫院購得當年最高水準的醫療器材。湘雅為中國培育出的醫生,是中國現代醫學的火種。他們注重醫學生的醫德訓練,解剖屍體前要由教師帶領,先肅立向屍體鞠躬。
    可是,1926年國民革命軍北伐,長沙學生聯合會以懲辦洋人作響應,開會決定連夜逮捕胡美,在黎明時處死。
    幸而學生中有顏福慶的女兒,她暗中通風報訊,胡美終能逃脫,返回美國。
胡美在中國醫人無數,並開創了中國現代醫學教學事業,但中共建政後,長期以他為「帝國主義特務分子」,從湘雅醫院改作湖南醫學院門口的大街,也因為他和美國雅禮會的關係,一度改名為反帝路。
    所謂「改革開放」後,湖南醫學院的校園裏,有顏福慶銅像、有湘雅訓練出來的張孝騫醫生銅像,卻沒有胡美絲毫蹤跡。
    中國人的辜恩負義,這正是無數例子中的另一個。

3 則留言:

匿名 說...

現在中國人的思想是世界欠了它的, 什麼都是別人錯

匿名 說...

一位基督徒朋友說他的教友們入教堂是一個人,出教堂後是另一個人。約25年前在香港的一位相熟的旅行社朋友告訴我一位國際基督教慈善組織香港會長(外藉人士)每次出外公幹開會搭飛機一定要坐頭等,無頭位的話寧願不去,(現忘記了是宣明會還是樂施會,肯定是其中之一),不可說基督徒是單一類人只做單一種事,孫文都喜歡玩女人,又如何?很多時候好人衰人都是同一個人。誰欠誰?

For Sharing 說...

不是辜恩負義,是因為這些好事與外國帝國主義欺負中國的主調不和諧,唯有犧牲他們。在中國,事實,從來就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