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9日星期六

蘇賡哲:欣賞劉亞洲


    劉亞洲和張召忠是中共兩位著名軍中評論家。張召忠的政治局限性令他有如中宣部發言人,以至在美伊戰爭時鬧出「每測皆錯」的笑話。比較起來,我欣賞劉亞洲,即使政治立場不一樣,他務實而且有遠見,很多言論是可取的。
    至於他為甚麼和張召忠的「因忠而愚」風格不一樣,相信是個性使然,而使他有難得的機會發揮個性,則可能和他皇親國戚身分有關。
    香港主權易手以來,親共陣營在壓制民主要求時常說:「以前你們為甚麼不向英國人要民主,現在才來天天講民主。」
    早在1994年,劉亞洲已預見「香港人不會向英國人要選舉權,卻一定會向中央政府要選舉權」。「凡事要有根本,在香港問題上,一國是根,兩制是本,我們能治好根,未必能治好本。」何以香港人在回歸後「一定會向中央政府要選舉權」?民主派解釋是回歸了,不再是殖民地,就應該當家作主。其實是北京不民主,香港才須要民主,倫敦是民主的,香港就可以不須要民主。劉亞洲明白這道理,只是不方便「畫公仔畫出腸」。正如「一國」易治,「兩制」不一定能治好的預言,皆因共產黨人嗜權如命,這也是劉亞洲不能明言的「公仔之腸」。
    劉亞洲還說:「回歸後的香港政府行政長官不能也不應該由中央政府指定,指定必會帶來不穩定。」今日香港政局之不穩定,就因為行政長官用小圈子方式選出,比指定更糟糕,更具欺世意味,而且推出來的是「疑似地下黨員」的自己人。

    劉亞洲和張召忠最大的差距是,劉對美國、對美軍的瞭解遠在張之上。劉說:「與今天的美軍生活在同一個時代裏是中國軍人的幸運,而不是不幸。我們須要美軍那種大思維,它敢於將問題思考到最深處,思考到極致,甚至思考到絕境。」而張召忠口中的美軍,仍然是毛澤東的「紙老虎」觀;因而美伊戰爭時,張口口聲聲估計美軍將會失敗在伊拉克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一如越戰。劉亞洲則知道美軍已不再打機械化部隊的戰爭,而以信息制勝。他甚至認為美軍沒有必要派那麼多部隊去打薩達姆,他們這樣做是「用心險惡」,希望中國誤解伊戰的性質,仍然大力發展地面部隊,以備將來和美國對抗。
    劉亞洲說:「美國軍隊從來都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工具。自獨立戰爭以來,它就未被賦予過保衛國土的任務。」他似乎忘記了珍珠港。這話如果改為「二戰以後」,會比較正確。
    劉亞洲曾經是空軍將領,但我看他貶抑陸軍價值抬高空軍,並不是身分使然,而是現代戰爭模式已開始決勝於空中。我不知道劉亞洲的內心怎樣想,只知道中共不會如他的意削弱陸軍。美國強大,強大到美軍不用保衛國土,美軍四出征戰只是延續外交政策的工具。中共的軍隊做不到這種境界,但也不是以保衛國土為唯一任務,它還有更重要任務,就是面對自己的老百姓,保衛政權。肩負這任務的是陸軍,而不是越洲導彈或核彈。例如「六四」時期老鄧不用公安,而用陸軍去保衛他的權位。導彈或核彈在這情況下是用不上的。劉亞洲的論述,不可能像我用這樣的角度去解釋中國陸軍的作用。
不過,劉亞洲承認,今日中國官兵、官民關係都不好。他說:「官欺兵,兵就欺負老百姓。專對自己的老百姓發橫的軍人,必不能禦外侮。」他是清醒的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劉亞洲有世界觀

匿名 說...

保衛國土主要是靠海空軍,陸軍則是用來鎮壓人民的!
駐港共軍的作用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