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21日星期四

蘇賡哲:蘆笛與陳雲

314日明報
    陳雲教授曾是德國支援中國民運組織負責人,但返回香港這一二十年,他得出今日老百姓已比共產黨更壞的結論,從而覺得中國如果急速民主化,將會危害香港。陳教授這種說法在評論界並不孤立,早些時,從大陸赴美的蘆笛和胡平曾有過一番關於中國民主前途的激辯,胡平立論是「傳統」民主派的觀點,蘆笛的一些看法則和陳雲教授非常接近。    
    陳雲認為中國老百姓被中共餵了六十年毒奶,變得比中共更毒。蘆笛也說,中國道德已崩潰到谷底。六十年的前三十年,中共教民眾怎樣做暴徒,用是否心狠手辣、殺人如麻的標準去檢驗人品質素;後三十年則改用金錢腐蝕,教人怎樣貪婪。六十年下來,人民變得既殘暴無情,又無比貪婪,更沒有廉恥。
    倘若說陳雲對中國大陸百姓的批評是出自族群歧視,蘆笛卻是百份百大陸人。他對大陸應該民主化與否的看法,也和陳雲之說不謀而合。他說:「把原來鎮住全局的大流氓推倒了,讓無數小流氓出來自由行動,那才是最可怕的噩夢」。
    因此,蘆笛認為目前中國最迫切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提高人民的文明質素。事實上香港發生排斥大陸人事件,並不是因為大陸人沒有民主素養,而是文明水準滯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在自由和金錢只可得其一時,中國人會選擇金錢,對通向自由的民主道路沒有興趣。蘆笛說這是中國人異於西人處。他被人誣稱為中共特務。主張維持中共統治的陳雲無此危險,因為他提出香港半獨立的城邦論。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文明滑坡,環境惡化,卻發著中國夢。恰似紅樓春夢: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中國人活到今日,無論上下,做官為民,怎一句「焦慮」了得?唯有用一些口惠而實不至的東西暫時頂檔。嗚嗚,中國往何去?香港往何去? :-(

匿名 說...

文明嚴重滯後,是洗腦教育+資訊管制的惡果,共匪是癌細胞。只是推翻政府等於電療或者化療,要根治要靠強身健體。但是當病人已病入膏肓,除了切割癌細胞之外,已沒有其它方法了,即使有後遺症。

匿名 說...

又成為雞與雞蛋的問題....

都懂得說小流氓所是大流氓弄出來的,大流氓會讓你提高小流氓的文化素質???
大流氓是提高小流氓的文化的最大障礙。


陳雲講的沒有意思,香港憑甚麼可以讓中共給香港半自治? 咪又係投靠他?

他成日覺得,香港係幫CCP做好多檯底野(例如走資、走私)既地方,所以CCP會肯放手.... 完全廢話,亦證明陳雲自命好了解,其實甚麼都不知道。

你係有錢人、係皇帝,你當然想有個秘密渠道做野,不過你絕對會100%肯定,那個渠道在你控制,那些人自由度會比普通人大,條件係他們絕對忠於你。你叫他收起1000噸黃金,你要肯定你要拿的時候有1000噸在手,而不是
1) 有人話不合法規不能拿
2) 這等大事要公開透明,D記者知道可以採訪
3) 1000噸被人吞左

陳雲講的所有野都保證不到這些,相反,他的行為更讓大流氓覺得,在給小流氓示範,為自己要價,甚至不讓大流氓管... 現在更開始爭奪所謂中華正統,即係連大流氓支旗都搶。

陳雲講的所謂策略,連寫在小說都沒有資格。

還有,中國以前沒有這種"秘密渠道"這種小金庫嗎? 講無的係低能仔... 明到清,特殊指定同歐洲通商的廣州就是了,類似的任務還有皇帝奴才,江寧織造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