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蘇賡哲:解脫「情花毒」

228日明報
    金庸在《神雕俠侶》中虛構出絕情谷的情花,它有果實,或酸、或甜、或苦、或無味。它花上有刺,刺上有情花毒,被剌中的人中了毒,只要一動情,便會產生劇痛。    
    陳雲教授以情花毒來比喻中國。他認為中國已被蘇維埃政權佔領和糟蹋,真正的中國已不存在了。香港民主派主張必須先追求中國的民主,才會有香港的民主,這是錯誤的想法。鼓勵香港人投身中國民主運動「是最惡毒、最難擺脫的捆綁術,是殉善之惡毒政治洗腦。香港人要自由,首先要擺脫中國的思想捆綁」,如果不能擺脫,就會中情花毒,為愛中國所苦。他還分別中共的洗腦術是「殉惡」,容易被人察覺;香港民主黨的洗腦術是「殉善」,利用人愛中國的善意將人推向痛苦,因此「比共產黨的洗腦術更為惡毒」。
    在一個對談節目中,我對陳教授說,其實我們都中過愛國的情花毒。如果沒有中過這種毒,我不會是「港同盟」的創辦人之一;他也不會是德國民運會負責人。六四翌日,香港滿街行人多臂繫黑紗,臉露悲憤神色,這是因為大家都中了情花毒,為愛國所苦。絕情谷的谷主用珍貴藥材炮製出「絕情丹」,可以解情花之毒,不再為情所苦。陳雲也努力於「城邦論」、「遺民論」以至「邦聯論」,這就是公孫谷主的絕情丹,要解愛中國的痛苦,就必須忘卻中國,知道真正的中國已不存在了,不再奢望中國的民主化,不再為它動情,也才不會被它所苦。擺脫,也就是解脫。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是推翻清帝國之後, 政治人物塑造出來的一個概念, 只有不足一百年歷史, 以前各朝代的帝國人民, 不是意識自已是什麼「中國人」的, 大家要小心反省自已從小中學, 不自覺被灌輸的身份認同

匿名 說...

「殉善」也好,「殉惡」也罷,最好你去殉道。糊裡糊塗地為一個勞什子概念殉道。

匿名 說...

明報剛報導習近平再強調黨指揮槍,[國]是黨產罷了,真實地去找尋自己的身份吧。

匿名 說...

我和陳雲一樣,愛的只是古代中華文化,現在的中共匪國,無論是政府還是人民,都沒有值得我喜愛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