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蘇賡哲:另一種「投名狀」

殺地主
5月10日明報(多倫多)    
    以前我說過,中共是以「殺了有錢人,分他們的錢」作為「政綱」而起家的。大量窮人和知識分子擁護這種謀財害命的「政綱」,才有共和國政權出現。值得注意的是,政權建立了,要分地主的土地和財產,不可能遭到反抗,事實上也沒有反抗,如果是常識中的「謀財」,已可順利達到目的,為甚麼還要將人殺死,以至每個地區都要炮製駭人的殺地主百份比,以致達不到指標時連沒有地主資格的人也一齊殺了以湊足人數? 
    中共現代史權威楊奎松曾深入研究「解放」初的土改,他說:「四川從征糧反霸開始,許多地方的暴力化傾向就十分嚴重,因為暴力化情況太過嚇人,以至土改還未開始,大批地主富農已經紛紛選擇了自殺。」在劫難逃,不自殺還是活不了多久。 
    人在路上遇到劫匪,只要乖乖奉上財物,一般不會有生命危險, 劫匪志在錢財,沒有必要殺人時就不願多一條血債。中共在地主已任由魚肉的局勢下,何以仍要奪命?楊奎松解釋原因:「土地歸屬問題不難解決,政權到手,土地拿來分了就是。問題是土改所爭的,不僅僅是土地,核心問題其實還是建政問題。奪取土地還不夠,還必須在基層農村建立一個依靠共產黨,並牢牢掌握在自己人手中的政權。要讓貧苦農民完全站到共產黨一邊。」 
    這可以說是另一種《水滸傳》的「投名狀」,鼓動窮人鬥爭地主,分了田地,還要把人殺了,窮人便和富人有了血仇,便不得不「完全站到共產黨一邊」,用心何其險毒。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令到他們心理上永遠有罪惡感, 不得不和共產黨綑綁在一起, 支聯會年年六四獻祭, 是一種買贖罪卷的方式, 為逃避自由與責任的人, 提供鎮痛劑, 兩者的心理操作機制, 神奇地十分相似

匿名 說...

那真的是一種"投名狀",因果亦在循環中。看誰可以逃脫報應!

匿名 說...

不知蘇先生有沒有讀過雷震遠神父的《內在的敵人》?內容就是關於共產黨在抗日至國共內戰期間是怎樣搞土地改革的,和文革一樣殘忍得令人髮指。根本上從一開始已經是承繼蘇聯的專制恐怖統治。可悲的是謊言說了一千次就被人當成真話,現在真的不少人以為共產黨是得到農民的支持所以得天下,甚至相信是共產黨領導抗日戰爭。張愛玲的小說《秧歌》和《赤地之戀》也很寫實地描寫了土改的黑暗。看了以後,覺得其實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細讀,瞭解共產黨是怎樣毀滅傳統文化和倫理道德,和他們是怎樣組織暴民獨裁政權的。

很可惜的是不是太多香港人瞭解這些歷史。

匿名 說...

为了反对而反对,坐井观天,管中窥豹。国民革命没有成功而共产党成功地夺取了天下说明共产党选对了方向,解决了中国的问题。
至少六十年来共产党是在认真地建设中国,至少中国政府实在而认真地实现建国初期提出的目标。 如果是国民党当政,相信政府不会为了国家利益而和美苏两大强权对立,今天的中国也许会像印度一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之一,但是没有工业基础,贫富分化悬殊。 城市的纸醉金迷与农村的饥饿与贫穷对比鲜明。
中国会与美苏对立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人心中的骄傲,这是根本的民族利益冲突,如果苏先生还想活着像一个中国人,请替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除非您觉着自己不是一个中国人...

懷鄉書訊 說...

樓上的,請舉個例子,粵語叫人辦,是你心目中像樣的中國人。

匿名 說...

我不是中國人啊, 我入了澳洲籍, 做個澳洲人, 中国人在澳洲搶購奶粉, 形象是很差的, 很多有錢中国人的子女, 都離開中国, 澳洲也有很多, 為什麼中国搞了六十幾年, 奶粉也搞不好, 成功拿了外國護照的中国人才會驕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