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0日星期四

蘇賡哲:她們要求多些

5月22日明報(多倫多) 
    日前談及一位標準好丈夫在享受數十年幸福的婚姻生活後,罹患了醫生不得不放棄的絕症,七十多歲的他臨終前告訴賢妻,他一生唯一憾事是不曾嫖一次妓。天算不如人算,他以為反正快要死了,不必理會妻子感受,不料他的癌症卻霍然而癒,現在已完全康復。 
    吾友知道了此事,笑說:「他之所以患癌,就是因為數十年不二色而覺得遺憾,久經壓抑所致,最後向妻子說了出來,壓抑解除了,病就消失了。」這大概只能視為笑談,不過很多癌症是心理壓抑引致的 ,已是一種常識。 
    現在甚麼都講男女平等,然則,有沒有做妻子的在臨終前向丈夫說 ,她畢生唯一遺憾是從來未嫖過一次男妓?我相信不會有這樣的妻子,也許要由女權主義者再努力些才會有。不過,作家何東在觀察與思考過何以那麼多中年知識婦女為《廊橋遺夢》淚如泉湧後說:她們或許都是由於自身極壓抑的婚姻,而在下意識中早就含苞待放地積蓄著對婚外情感故事的渴求與期待。當她們為這部其實非常膚淺的進口情感片痛哭流涕時,也同時就把一頂進口的綠帽,悄悄揣進了自己丈夫的懷抱裡。為此,我真為那些正蒙在鼓裡和將要受騙的中國丈夫感到由衷的悲哀。身在廊橋的偏僻農舍,就真有既精壯結實又斯文魅力的攝影牛仔送上門來,無條件狂熱愛她幾天幾夜,又不破壞家庭。 
    何東認為看了《廊橋遺夢》而大受感動的女人,就有送綠帽給丈夫的壓抑。我那位標準好丈夫的遺憾只是沒有嫖過妓,說的只是性,何東所指的女人要求多一些,性之外還要愛。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所以說,寧要做盛女,也不要無愛的婚姻。

匿名 說...

" 他一生唯一憾事是不曾嫖一次妓。 . . ."

Do you have such similar regret ?

薯條啊雄 說...

嫖妓層次較低,「大眾廁所」不是人人有興趣,

正確說法是曾經嘗試得到不只一個心愛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