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4月19日星期日

蘇賡哲:魚目與珠的啟示

4月8日多倫多明報     
    有人特意在宜家傢俬買一幅港幣八十元的裝飾畫,再拿去荷蘭阿納姆一家藝術館,和時值數百萬元以上的一批名畫混雜在一起展示。 結果很多欣賞者嘖嘖讚嘆。這可以假設是因為那幅畫確實畫得好,但其中居然有顧客表示「如果用二千多萬元就可以買得這畫,我會毫不猶豫出價」。這就變成是個比較有趣的問題了。 
    這人還舉例說:世界知名的美國小提琴家約書亞貝爾,在音樂廳欣賞他演奏,入場券最便宜也要八百港元。他故意跑去一條行人隧道演奏,結果是站下來聆聽的人寥寥可數,收入不比其他街頭藝人多。 
    魚目混珠不難理解,但有時混進去的可能不是魚目,而是本來的珠先入為主,佔了價值優勢,使後加者沾了光。倒轉過來,小提琴家是珠混魚目,不免使人懷疑,此珠是否真有高昂價值。無論如何,背景的襯托和包裝極重要,藝術館那批畫如果放在橫街陋巷的路旁求售,除非遇到識貨的收藏家,否則價格也許比不上宜家。 
    有位年輕朋友入行當娛樂記者,做久了和一些天皇巨星混得很熟。明星再紅,都明白和記者有相依關係,說得淺白就是有互相利用價值,因此對他相當尊重。我發覺這位朋友不知不覺間,也把自己天皇巨星化,服裝固然仿效,室內亦配戴墨鏡,好像怕被人認出來要拉住他簽名。即使沒有巨星代「埋單」,總要去明星出沒的酒店餐廳吃飯喝茶,種種巨星派頭養成後,昔日的朋友都失蹤了。希望他讀到上述的故事,知道自己畢竟是宜家傢俬那幅畫。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這是有無智慧眼的問題,多年前有一個在酒樓做大師傅的朋友說:「大有錢佬邵逸夫像個酒樓唐裝白衣企堂〈侍應〉,很難想像他是大富翁!」

武俠小說常有這樣劇情,少林高僧方丈竟然不是高手,原來真正高手是「掃地僧」!誰有智慧眼能判別凡聖?

有一次肥頭耷耳的大肚笑佛化身扮作一個和尚,多年竟無人看出他不是凡夫俗子,他圓寂時說一偈:「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 。」眾大驚!

匿名 說...

【我發覺這位朋友不知不覺間,也把自己天皇巨星化,服裝固然仿效,室內亦配戴墨鏡,好像怕被人認出來要拉住他簽名。即使沒有巨星代「埋單」,總要去明星出沒的酒店餐廳吃飯喝茶】

『近珠者赤,近墨者黑』,親近上流社會賢達,出入高級酒店餐廳,總比親近三教九流草根,出入地踎麻雀賭館好,《有什麼朋友就有什麼生活》,有什麼生活就有什麼朋友,親近白粉婆道友不如親近中環的精英,人靠衣裝,佛要金裝,想做什麼人,先穿什麼衣,這是基本成功學。

匿名 說...

『希望他讀到上述的故事,知道自己畢竟是宜家傢俬那幅畫。』

此言差矣!有可能他會成為大英博物館那幅畫,我有家人成員是某博物館館長,她從來不敢肯定或否定那幅畫是否應該放在宜家傢俬,因為很多大師級畫家在他死後才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