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8日星期一

蘇賡哲:偷雞摸狗的勾當

1月6日多倫多明報      
    習近平自從一變而為習大大後,他那本來不太矚目的父親習仲勳也沾上光環,一些往事又被提起。 例如六十年代偷渡香港大潮中,習仲勳採取了比較寛鬆的政策,讓大量饑民得以逃出生天。最近,高新先生談及另一件事,即所謂黨外人士,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原來去世時是已具二十年黨齡的秘密黨員,而入黨介紹人是鄧小平指定的習仲勳。高先生說,這件事被中共含羞答答地公開後,在中共黨內引起震動,奇怪一九四九年以前打天下時,在國統區發展地下黨員,還可以理解,何以坐天下幾十年了,仍繼續幹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高先生當然知道,這是欺世伎倆,要大家以為中共得到黨外人士擁戴,而他們又有容人之量,能重用非黨人才。
    香港現在已在中共管轄之下,以前殖民地時期,中共以地下方式存在,合理程度比國統區的地下性弱。因為國統區暴露黨員身分可能有殺身之禍,港英卻不會因此殺人。香港政權易手後,共黨繼續以地下身分存在,而且不是個別人士,而是數量相當龐大的全黨潛伏,其實得不到保密好處,徒令香港人疑神疑鬼,以陰謀家看待建制派。
    榮毅仁曾四次要求入黨被勸止,高新先生對這種黨外人士的舉動形容為「哭著鬧著非要加入共產黨」不可。他大抵沒想到,司徒華也曾經去澳門向地下黨領導哭著鬧著要求入黨。一九八四年許家屯邀請他入黨,他表示要許解釋清楚以前何以拒絕他入黨,才予以考慮,如果許順其意,香港就多了一名很厲害、用途很大的秘密黨員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