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蘇賡哲:旺角事件與67暴動

[2016-02-23]溫哥華星島     
    孫中山在第一次廣州起義失敗後嘆息:「舉國輿論莫不目吾輩為亂臣賊子、大逆不道,咒詛謾罵之聲不絕於耳。 吾人足跡所到,凡相識者幾視為毒蛇猛獸,莫敢與吾人交遊也。」農曆年初一晚香港旺角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民眾一方自稱為「魚蛋起義」、「魚蛋革命」。這些向警察扔磚塊的人在當時就被電視台稱為暴徒;事件平息後,行動被梁振英定性為暴亂,稍後又被中共外交部稱為「本土激進分裂組織」搞事;中聯辦說是激進分離勢力「恐怖傾向」等。這些都是意料中事,比較值得注意的是民主黨、公民黨,也急急出來譴責暴力。整體聲勢近乎孫中山所說的「舉國輿論」莫不目彼輩為亂臣賊子,甚至主張要開槍「殺暴徒」的也大有人在。
    不過,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幾乎香港所有大專院校,從港大到演藝學院的學生會都發表措詞極其強硬的聲明,支持扔磚塊一方,並譴責某些泛民政黨「冷血割席」,對扔磚者譴責或支持,雙方陣勢擺得很清楚。
    在不絕的咒詛謾罵暴力之聲中,最突出的是工聯會諸君。為此,黃毓民說:「任何人都有權譴責暴力,唯一是工聯會沒有資格。1967年殺死十多個警察、殺死十幾個平民,是誰做的?他們有甚麼資格譴責暴力啊?不知羞恥!」
    事實是1967年的左派暴動,港九被他們放置了真真假假八千個炸彈,放火燒死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和堂弟林光海,還有其他平民及警察。他們在百貨公司樓上設立戰鬥醫院,用燃燒彈炸警署,暴力得很到家。香港主權易手,主持暴動的楊光、李澤添都得到特區政府褒獎。
    梁振英為首的建制陣營反對旺角衝突事件是官逼民反,他們聲稱任何同類說法都是為暴徒開脫。這也是他們不肯效法港英,在暴亂過後成立調查委員會的原因。成立調查委員會,就要檢討衝突起因,就可能找到官逼民反的答案。
    而曾鈺成在以前的電視清談節目《龍門陣》中,曾解釋1967年左派暴亂,是香港存在勞資矛盾,如果人人安居樂業,人人對港英政府感恩戴德,想亂都亂不起來。意思即是官逼民反。但談到今年的旺角衝突,他又說官逼民反不是理由。
    任何自由經濟體系都會有勞資矛盾,勞資矛盾引發67暴動是今天左派說法。但當年他們不是這樣說的。例如暴動時在警局被警察毆打致死的「烈士」、九巴司機章集生前就說,「這是一場捍衞毛澤東思想的鬥爭」。當時,左派都說港英的罪惡是禁止他們宣揚毛澤東思想。暴動時期,左校發動學生上街遊行,並組織「數以百計的鬥爭小組和戰鬥隊」,以及數十支「文化輕騎隊」,舉行街頭演出,任務也是宣傳毛澤東思想。可以看到的是,後來毛澤東思想被搞臭了,左派才又改變說法,回到勞資矛盾上來。
    其實,勞資矛盾等於是年初一晚朗豪坊前的魚蛋小販和食環署的矛盾,二者都只是觸機或觸媒,左派的毛澤東思想是外力介入,67暴動領導人之一的金堯如後來承認這事實:新華社頭人擔心大陸文革鬥爭當權派火頭燒上身,策動對港英的鬥爭轉移了左派群眾注意的焦點;而旺角事件雖然沒有示威者的標語橫幅,大家都知道是本土主義者把佔領行動「勇武化」,是年輕一代港人以大學生為主導的,追求與大陸區隔、命運自主的暴力行為,這是二者最大的區別。

1 則留言:

匿名 說...

驅蝗滅蟲 , 還我香江 , 正義不死 , 勇武長存
仆街民主黨公民黨 , 舐食政治素人的血饅頭 , 打壓光復行動 , 踐踏香港本土 , 卑鄙 , 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