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3月12日星期六

蘇賡哲:現代文字獄

[2016-03-08]卡加利星島     
    香港教育學院學者,引用「國際教育成就評價協會」在2009年一項調查結果說:公民知識水平愈低的學生,愈傾向參與激進抗議行動;師生關係惡劣、課堂氣氛不夠開放,不能公然表示不同意老師看法的學生,也傾向參與激烈抗議活動。
    這個調查研究結果,在六年後已完全不切實際,社會現實甚至完全相反。今年大年初一旺角的動盪,帶頭人都是公民知識水平比較高的大學生。照我所知,他們在學校中師生關係良好,老師容許他們發表個人批判性見解,他們很少像教育學院學者說的,為將來就業問題擔心。試想想,正如旺角動盪的一名女性參加者在網上說:「警察不怕死,我也不怕死。」他們其實是參加了一場以命相搏的活動,即使沒有受傷,也冒着坐三年至十年牢的危險,就業問題豈會在他們憂慮中?
    香港政局變化急速,不用說六年,相隔六日就不一定能追得上發展趨勢。本土民主前線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參選者梁天琦表示,他的思想受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香港民族論》影響、還受到陳雲《城邦論》,以及黃毓民的啟蒙。
    但黃毓民是在年初二清晨四時被太太從睡夢中喚醒,告訴他「警察給人打了」,才知道旺角發生了甚麼事的。本來在新界東補選傾向支持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的他,就此傾盡全力與黃洋達及其同志為梁天琦助選,終於幫助梁得到六萬六千多票。
    黃毓民的這個改變,說明身在激進潮流中的龍頭大老,也要到旺角動盪發生了,才察覺自己的影響力如此強大。其他普羅大眾,更要在選舉結束的開票時刻,才驚覺原來有這麼多人用珍貴的選票,支持一個剛在年初四保釋出來的「嫌疑暴徒」。
    而且從人性人情的角度分析,一位投票給梁天琦的選民,等於身處政治光譜最右端,在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全面改選時,不會願意把選票投給「不夠暴力」候選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候選人就更不可能問其津渡。也就是參加了年初一扔磚頭行動,成為吸取選票的「投名狀」。
    城邦論的陳雲教授和毓民沒有參與扔磚頭,在參加9月改選時,應該由梁天琦和他的同伴倒過來為他們助選以顯示其宗師地位,唯其宗師,才不需要投名狀。其他欠缺著作,並因在新界東補選支持楊岳橋而被視為未夠激進的候選人,恐怕必須在未來數月中,各自想辦法去證明自己認同「暴力無底線」的抗爭方式。
    所謂建制派、泛民、激進派三分天下的意思,不是指選民人數三等份,也不是指能贏得立法會席位三等份,而是指今後的選民會出現三個涇渭分明的陣營,互不重疊,互不混淆。正如三分天下的魏、蜀、吳三國,規模和國力也不是三等份。
    現在以梁天琦為標誌的激進派提出階段性目標,是在9月立法會改選的五大選區各取一席。目的是當選後再辭職、再補選,搞第二次變相公投。企圖以民意壓力爭取政制改革,最理想是達致「全民制憲」,重訂《基本法》。當然,在目前政局大氣候下,其艱難度可以說和登天相去不遠了。上一次香港五區變相公投,因司徒華臨陣倒戈而聲光大減,除民主黨因進入中聯辦密室談判而得到加強功能組別的一黨私利外,未能產生甚麼改變。其實即使沒有叛賣,對一個聽命於北大人的政府施行民意壓力,也是很難有所變革的,變相公投的作用,可能止於彰顯民意而已。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股神巴菲特金句:「全城瘋狂入市時我離場,別人離場時我入市。」1980年代潮流興「大中華」時,我認同「本土」,1997後潮流興「本土」時,個人則傾向認同「泛民」。理性想想,金正恩統治的北韓,「人民」有能力用石頭推翻北韓政權嗎?現實上能舉行獨立公投的國家都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國的蘇格蘭。香港人想用「石頭」戰勝共產黨「中國」,的確令人佩服,但其成效令人質疑。本土派笑泛民無用,泛民默然。很多時,人們都有一種錯覺,你不能,但我能,你無用,但我有用。所以很多時,眼見餐館不停倒閉,但又不停有人開張,一年內倒閉了三間餐館,但又有人原址開張。

匿名 說...

想一想大清國同孫文的實力對比 , 那些紮條辮半光頭的 , 一定笑孫文是傻的 , 但一朝醒來 , 發覺民國已經到來 , 皇帝下馬 , 傻佬快D去剪辮啦。

龍象般若 說...

二樓網友的比喻是不倫的,世界上的人事物有生就有滅,聖經傳道書說,「生有時,死有時,日光下無新事。。。」《強秦》依緣而生,亦依緣而滅,《滿清皇朝》或《共產黨》何嘗不是?佛說無常經說:「世間一切事物,悉被無常吞。」但其滅亡有其外緣和內因,並非單靠人民掟石,或不成比例的武力可達。國民革命軍有一定的軍事力量才能把滿清皇朝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