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蘇賡哲:警局座上客的感慨

2月25日多倫多明報      
    朋友黄君在加拿大經常批評多倫多警察,但多市警隊42分局的新春聯歡晚宴仍然邀請他出席。他認為皆因加拿大「是民主政體,警察不是統治者的鷹犬,不會以民為敵。 這裡的警察局,不會有高牆大閘,入門處亦不設門衛,不似香港的警局,低層窗戶鑲上鐡枝,高牆上更有碉堡槍眼,還要經常操練演習被攻打時的應對方法,他們知道自己的任務是替統治者維穩。」 
    以前香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請願,必定標示參加者的政治訴求。例如黃雨傘佔領運動,便是「我要真普選」。但到大年初一旺角通宵的警民大衝突,民的一方沒有提出甚麼訴求。「保護魚蛋小販」,只是利用為觸機而己。真正動機,就是在任由警察暴力鎮壓和平示威而得不到政府一絲一毫讓步之後,還警察以顏色。你以他們為敵,他們也以你為敵,非常簡單易明。所以,整個衝突中,他們都只是攻擊警察,旁及記者。(在和平示威遭受鎮壓時,記者記錄、拍攝了示威者被警察暴打的過程,記者是他們的朋友。公民黨曾健超在暗角被七警暴打情景,就是電視記者攝影揭露的。還有一些襲警案件上了法庭,被告也因為現場錄影得以脫罪。但當行動從和平轉為勇武攻擊時,記者變成他們的敵人,記者的記錄可能成為日後他們入罪的證據。) 
    以警察為敵而付諸暴力,我想起孫中山等在日本籌備革命,先是很多人嘲笑他們只會「車大炮噴唾沫」,沒實質作為,對清廷也就沒有影響,其後有汪精衛奮起,去北京進行暴力行動。

6 則留言:

匿名 說...

不是的, 他們只有意無意間襲擊 CCTVB 記者, 因 CCTVB (尤其新聞部)爛透.

匿名 說...

香港的傳媒歸晒邊 , 染紅晒啦 , 你以為還是97前嗎 ? 很多記者影大頭相 , 扯抗爭者的保護面罩 , 而且記者沒有「專業認証」, 阿貓阿狗都可以做 , 「記者」, 特別是CCTVB的 , 根本是黑警共匪的「耳目」, 被打不奇怪。

ME 說...

站在警察的立場,他們只是依法辦事,維持治安。市民可以憎恨打人的七警與揮棍打途人的邦辦,但不應把責任都歸咎於警察。這是根本的道理,冤有頭,債有主,總要有人做警察維持治安。

匿名 說...

你食得警察份糧 , 著起警察件衫出來行 , 整個警隊的罪行 , 你就有份 , 錢就收 , 鑊就想切割 , 世界邊有咁著數 , 你辭職唔撈 , 咪冇事囉

ME 說...

個人認為警察是可以「切割」而論其好壞,假設有一班黑社會點錯相,想傷害你致殘,巧合有警察救了你,令你非常感激,你會否因此認為警察是不能「切割」的,所以做警察的都是「好人」?

匿名 說...

警察應該是正義的朋友。記者應該是真相的朋友。香港的警察及記者已愈來愈偏離正義與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