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蘇賡哲:深刻奴化的後果

[2016-03-01]溫哥華星島      
    不久前,張無忌兄去亞省卡加利表演棟篤笑,一位同文說:「一連串緊貼香港時事的冷笑話,多數聽眾都聽不懂,有的不懂得反應,有的給出(牛頭不對馬嘴)的另類反應。 比如,台上說:『你有無見過喬布斯?我見過!我真的見過!』台下居然有人熱切回應:「喬布斯?我知啊,搵工嘛!至於『用自己的方式過關』則更加少人明暸。」
    這是很奇怪的現象。正如同文所指出的,無忌「是加拿大少數立場鮮明站在香港本土派一邊的文化人」,作為愛聽他節目的粉絲,對香港事務應該不會陌生,為甚麼會聽不懂他的棟篤笑?是否「移民後甘心自我封閉,慢慢變成愚民」所致?
    以前,無忌在溫哥華的棟篤笑,我曾捧過場,所見絕不是這麼一回事。溫哥華聽眾完全掌握了每一個「笑點」,台上台下交流很熱切。雖然是好幾年前的事了,但近年來香港事務風雷激盪,連「暴動」都發生了,應該說是比以前更矚目更關注,何以卡加利聽眾的反應倒似世外高人?自我封閉,不問港事的世外高人,又怎有興趣付不菲代價,花一晚時間去聽無忌?
    我所能想得出的解釋,在「見見名人」之外,是因為無忌有多方面表演天賦,例如唱粵曲之類。這些卡加利粉絲,也許不是他政見的共鳴者,而是被他另一些才藝吸引去的吧。
    事實上,華人移民來加拿大,很多人總難忘情來源地,對原居地的政治熱烈關注,對加拿大政治則甚冷淡。曾見過台灣移民不辭萬里奔波,專程回台灣去投大選一張票,對眼前有切身利害關係的加拿大大選反而不肯走幾步路,去樓下的票站投票。
    大陸來的朋友更奇特。在大陸和他們見面時,盈耳都是對共產黨歌功頌德的諛詞,還以為環境壓力使然,可是來到加拿大,歌頌更甚,還說是「出了國更愛國」。而所謂愛國,聽不到他們談中國文化,風土人情,談的愛的,仍然是他們的「習大大和彭嫲嫲」。
    香港移民當然也不例外,正如蔡瀾說的,香港人來加拿大不是移民,而是移港,恨不得把香港搬來加拿大,實質是希望繼續過港式生活。港式飲食之外,讀港報、看電視港劇或經過香港加工的韓劇、日劇,對香港政情的關注自然也和身處香港沒有分別。
    我去香港辦事,很多時候打開電腦電郵,首先看到的居然是加拿大朋友對最新的、即時的港事評論,這些港事,甚至還有些香港本地人尚未知悉。以前我在電台做時事「烽煙」節目期間,打電話來討論或爭論的加國聽眾,都能掌握即日甚至即時的香港信息。
    很有意思的是,香港的政治局面,同樣投射在加拿大。香港有親建制的保皇黨,有泛民陣營、有新興本土派,加拿大華社同樣有此政治光譜。更值得社會學家注意的是,香港泛民陣營多中年人,新興本土派包括最激進的勇武抗爭者多年輕世代,加拿大認同他們理念的也有類似年齡層分別。香港本土派雖然多年輕人,但重要的政治論述,每出自「有鬍子的人」之手。例如城邦派的著述出自陳雲教授,《香港民族論》由港大學生會出版,執筆的多是老師輩,而這些論述者大多來自泛民。也就是說,他們經歷了思想上大轉變。加拿大也有這種情況,泛民中的老一輩,有的轉了彎,蛻變為本土派;有的停滯不前,依舊「和理非非」如昔。

4 則留言:

匿名 說...

最新動態,係“和理非非”已經更進一步變成要求“和理三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非吸煙是也。

匿名 說...

卡加利的香港移民比溫哥華的少許多及比較早期, 與香港關係較疏離, 這大概是張無忌在卡加利表演棟篤笑沒有反應的原因.

龍象般若 說...

我和家人一家八口自七零年代開始先後移居美加,除了我仍然關心香港,看香港新聞,行中文書店,我的家人都很洋化,都無興趣關心香港,無看香港新聞,無行中文書店的興趣。

匿名 說...

1997前的香港和1997後的香港其實是兩個「命」,前者是西方金,後者是東方木,我和蘇教授相反,80年代完全不認同回歸,雖然今天 也不認同「回歸」,但今天反而能體諒「泛民」的理想,如果中國有民主,個人認為香港反而有機會獨立。本土派和泛民那個對,那個錯,有誰知?有早知,無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