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蘇賡哲:主義和思想的迷信

2月15日多倫多明報      
    推翻帝制以後的中國,產生了主義迷信、思想迷信。三民主義甚至被編入國歌,硬性要「吾黨所宗」。 中共興起,馬列主義代替三民主義更要全民接受。毛澤東客氣點,叫思想不叫毛澤東主義,既然號稱「戰無不勝」,其實就比主義更「牛」了。只是脫離了毛澤東時代之後的中國,「摸著石頭過河」,錢是摸到一些,可是就像資深黨員資中筠所說,「整個民族從精神上爛掉了」,於是知識界又大聲疾呼「當今中國需要偉大的思想」、「現在需要的是與這個時代的需求緊密相關的偉大思想」、「思想的匱乏與我們的國家體積、規模、速度和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是不相稱的」。思想迷信的幽靈始終徘徊在很多中國人的精神盲區。
    我很奇怪,為甚麼這些中國人不放寛視野,看看世上除了朝鮮還在講「主體思想」,國民黨還捧著三民主義不放外,哪還有誰需要甚麼偉大思想。就看北京自鄧小平以次的領導人欣羡的新加坡,李光耀雖然在國際社會以鐵咀知名,但沒有李光耀主義或思想,到李顯龍這一 輩就更不用說了。香港在英治時期進步神速,也沒有戴麟趾主義或彭定康思想。馬列主義消失後的俄羅斯,普京振頹起衰令人刮目相看,可是他雖然對馬列主義不屑一顧,卻沒有搞一套普京思想出來。同樣,美國作為世界警察,亦沒有克林頓思想。我們在加拿大安居樂業,從來都不需要杜魯多主義或哈珀思想。
    主義和思想愈偉大,很可能國民就愈渺小。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中華民國的::「吾黨所宗」,「臨時政府」,一語成籤,都是有語病的。國歌的吾黨所宗,應改為吾當所宗較為妥當。向天生的盲人說教,你告訴他太陽是怎樣的?你說太陽像西瓜,盲人誤會太陽是甜的,你說太陽是熱的,盲人誤會太陽像「披薩」薄餅,無論你怎樣解釋,他都誤會,所以禪宗叫「標月指」,請看月亮,不要看我的手指。佛陀說法也有這種情況,不是色,不是相,那是甚麼?當佛說「色」,你執著「色」,當佛說「相」,你執著「相」。孫中山太細心,怕人不明,所以用你明的方法說成「思想」,「主義」。要知道皇帝統治了百姓數千年,當時百姓沒有自由民主的概念,現代人當然明,你笑他不明,其實是一種「馬後炮」。你知道六合彩的中獎號碼後,笑開獎前的人無知,當然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