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星期一

蘇賡哲: 詭異的譴責現象

3月1日多倫多明報      
    旺角年初一衝突事件發生後,建制派和「溫和民主派」同聲譴責暴力襲警行動。 意料之外是其中最高調的,乃主導過1967年左派暴動的工聯會成員和當年暴動的參加者。這是一個非常詭異的現象。此前,由於北京中央對那次暴動有「路線錯誤」的定性,這些參加者一直滿懷委屈,不太宣揚昔年的勇武,奉行暴力鬥爭的人突然跳出來譴責別人的暴力,渾然不覺自己是唯一沒有資格譴責的人,豈不怪哉。 
    他們有一種論調:「『六七事件』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的理論之印證。這場鬥爭迫使港英認識到非變革圖存不可,被迫推動改革,以懷柔改良做法取代高壓政治的政策,並開始關注民生和勞資關係的改善。」他們指香港的進步是因為有暴動才促使港英改革故。 
    這種理論對梁振英很不利。從邏輯上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可以倒轉過來為「哪裡有反抗,是因為哪裡有壓迫」。旺角事件發生後,梁振英政府認為因壓迫導至反抗,官迫民反的理論是為暴力行為開脫。其次,更不利的是暴動有好處,令港英推動了改革。然則旺角事件之後,大家都可以靜待梁振英因事件而推行的改革,期待出現一個美好的香港,然後對暴動者長懷感激。只不過恐怕沒有多少人相信梁振英政府會這樣做。 
    67暴動的參加者為當年放炸彈自辯,說那是針對港英,不是針對平民的。港英統計過,左派總共放了1404個真炸彈,有放在公廁、也有放在啟德機場候機室電梯,是平民出入的地方。

3 則留言:

劍伴誰在 說...

因為土共要譴責的「對象」不同了,港英已變為港共,同時當年他們是年輕人,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

劍伴誰在 說...

港共/土共譴責「暴力」,因為現今他們已是建制派,當年他們是在野的反英份子,角色掉轉了。反對暴力,不單是「溫和民主派」,其實但凡世界「正統宗教信仰」都反對暴力,如天主教教皇聖方濟,藏傳佛教達賴喇嘛,大寶法王等都反對暴力。而支持暴力的有伊斯蘭教的「塔利班」,「阿蓋達」和「ISIS」等等。

劍伴誰在 說...

港共反對暴力是一種「偽善」,而溫和民主派反對暴力是一種理想主義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