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

蘇賡哲:天堂夢境的書房

2月12日多倫多明報      
    有一本叫《如此書房》的書,顧名思義,就是由讀書人寫他們的書房。我要說的是它第二集的封面。 這應該也是出版人特別看重的幾句話,印在封面正中,又印在扉頁上:「我常常勾勒,我的書房應該是明亮、乾淨的。書架無須頂天立地,能放下我全部的書便好;書也無須藏得太多,都是我喜歡的便好;書桌無須太大,只要夠我看書、寫字便好。白墻上掛幅字畫,窗口養幾盆綠色植物,最好是蘭花,清雅些就好,這便是天堂之夢境了。」
    這幾句話說得很雅淡,完全合乎今日流行的環保、簡約精神。不過,說這話的人,肯定不是一個書迷,更不是書痴,或者「書淫」。他可能喜歡讀書,但不會和書談戀愛。如果有書房的人都有他這想法,天下很多書店要關門大吉了。
    書迷或者書痴,是永遠不會有「我全部的書」這種概念的。他今日可能擁有一萬冊書,但這絕對不會是他全部的書,明天,他必定有另一批新獵穫放進書房,後天、大後天,天天如是。他「全部的書」是生命盡頭時所有的書。由此可想而知,他的書架即使不「頂天」,書架頂和天花板之間也必定放滿了書。其次,書房原本有的「窗口」和「白牆」,也會被後來添置的書架遮掉,蘭花沒有了陽光,字畫也只好捲起來收藏。至於書桌,當然愈大愈好,不是他日理萬機,太多文件堆積,而是他從不會一本書看完,放上書架再看另一本,而是同時打開數十本書放在書桌上左看右看。對書迷來說,這才是天堂夢境。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今次終於同意蘇博士的見地,戒買書戒不到,又無地方放,坐困書城,雖然不和家人同住,家人很不滿,認定我是神經的。

匿名 說...

年輕的一代, 大多數已不看書了, 書房主要是用來安放電腦及其周邊設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