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蘇賡哲:接近目標

1228日明報
    民主政治中的政客需要選票,不得不順從「目標選民」意向隨波逐流,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民主政制健全國家的正常現象。但香港主流民主派要做乖孩子,卻大有爭議餘地。因為香港政制和真正民主國家比根本不能畫等號,一個源自法西斯的功能組別己足扼殺任何民主議題,做乖孩子只能淪為騙人的民主花瓶。大多數香港人似乎不視功能組別為一種罪惡,因而反對立法會中任何針對這種不公義政制的出軌鬥爭形式。
    香港主流民主派要做乖孩子,除隨波逐流順目標選民民意跑之外,還有更深層意識形態原因:被民族主義牽著鼻子走。他們甚至覺得民族大義比民意更重要。這主要表現在香港主權易手的態度上。當時,香港大多數人是不願回歸的,希望維持原狀才是主流民意,但香港主流民主派卻表示歡迎回歸,理由是可以和大陸同胞共負苦軛了。這當然矯情得令人失笑。我當時就說過,要和大陸同胞共患難,任何時候執好包袱回大陸就行,何以等到97年還未回去?
    很久以前,殷惠敏先生就説過:「不錯,這是一個民族主義的時代,可是在非洲、在亞洲,在世界各地,已經有許多事實証明,國家獨立、主權恢復之後,不但沒有給人民帶來真正的幸福,反而使他們墮入痛苦的深淵。他們的掙扎與哀號,不能不使人困惑,所謂獨立自主,所謂主權的意義究竟在哪裡?」香港主流民主派不在乎痛苦,而且樂於和大陸人同苦。十多年過去,他們逐步接近目標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哈哈,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