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月9日星期三

蘇賡哲:女權走到盡頭之後

11日明報
    女權運動在中國已有百年以上歷史,應該說是中國向現代國家轉型比較成功的一件事。不過,時日過去,有些世象頗令人感嘆。
    民國初年,江蘇吳縣有一位女學生為文叫《勸女子勿穿耳說》,她開篇就說,男女應該平等,當年的婦女已知道纏足是奇恥大辱的惡習,但仍不覺得穿耳戴上耳環同樣是對女性的輕視,是女性被視為玩物的象徵。她嘆道:「鳴呼,吾輩巾幗,與鬚眉並立於世,至為玩物而取媚於彼,自視亦何如是輕也,豈不痛哉。」她還扯上政治說,女人而穿耳,國家要富強就很難了,況且,穿耳在古代是不人道的肉刑,是對待罪犯的毒刑。無辜婦女自甘為刑餘之人,「可不傷哉」。
    世上很少過百歲人瑞,這位女學生今日大概已下世了。九泉之下,她一定想不到,今天的男人會流行穿耳洞戴耳飾。而且,照我的看法,今天男人而穿耳洞,也是大有取媚于女性的意味。有些男人似乎還穿得十分滋味,不是一隻耳朵穿一個洞,而是一穿五六洞,戴上耳飾,真如繁星璀璨。更前衛一些的,連鼻子都穿洞,戴上個鼻環,彷彿暗示可以讓異性牽牛般牽去耕作。至於肚臍、下體都穿洞戴飾物的,已涉私隱,只是聽穿洞業者說,亦為數不少。這更不是民國初年女學生所能想像了。
    開始看到男人穿耳洞戴耳飾,覺得很古怪,現在看慣了,不是覺得無所謂,而是能欣賞其美了。尤其簡簡單單戴一粒小鑽石,似乎能增俊俏之氣,一點也不「傷哉」、「痛哉」。反正痛的不是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