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

蘇賡哲:陳楊的體制無用論

水貨客衝突
116日明報
    陳雲教授在《香港城邦論》中特闢專章說:「大陸人並不是你想像中的善良同胞」,他認為沒有人民的合謀,中共的殘暴統治不可能持續六十年。
「大陸的問題,不只是中共領導層病了,而是全民都病了。大陸人是一群在規則不明的扭曲環境長大的、經歷種種天災人禍的倖存者。要成長、要入黨、要謀職做事,都要認識潛規則、鑽研漏洞。」「你批評中共,他們會跟你過不去,因為你正在摧毀他們的光榮歷史。」陳教授的文字,惹來很多大陸人不滿和辱罵。
    不過,也有大陸人自己也這樣說,而且不止一兩位。其中像陳楊說的,就和陳雲相似。他認同:任何制度的設計,都經不起中國人的糟蹋,因為中國人是最精於鑽空子的,無空不入。即使是完美的制度也仍然防不勝防,任何體制都約束不了中國人,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專制手段。
    陳楊引述了一些例子,相信大家已經在報上讀過,這裡就不贅了。
    他是沉痛地在分析民族性,他的結論居然和成龍擦鞋之論「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殊途同歸,又和陳雲的支持中共,別讓中國急速民主化之論有共通處,這種陳楊和成龍同調的弔詭,也不妨說是極左即極右。
    至於陳楊說:「我不禁要問,誰說人民就是善良的、無辜的」,即是陳雲之論,當然更一點都不令人覺得詫異了。
    我曾向一些大陸朋友談到兩位陳先生的觀察,他們倒沒有發火,只是表示自己不是引例中這類人。當然,魯迅也沒有去拆雷峰塔的磚,而雷峰塔給民眾拆倒了亦是事實。

1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What Mr. 陳雲 said is right. I agree with him. Nobody can claim his or her "innocence" when facing the tyr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