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蘇賡哲:在生時享有的幸運

8月4日多倫多明報
    很多人以為,名人寫的字如果能賣得好價錢,應該是他去世後的事,這大概是從西方一些畫家死後作品才值錢借過來的想法。但是不少書法家或畫家,在生時作品已被收藏家追捧。書法家如啟功;畫家如范曾,都是其中典型。 在生的文化人而享此好運的當然也有,前提是必須有實力,有大量「粉絲」。這種「粉絲」能領略崇拜對象功力何在當然最好,不能領略也無所謂,最要緊他知道世上有許多同質「粉絲」,大家都在搶購偶像的字跡。 
    正如饒宗是甲骨學「四堂」之一的「選堂」,其實絕大多數香港人都只是知道他是大學者,真正能窺其學問堂奧者少之又少。但這不影響他的字或畫價值不斷升高。大嶼山他寫的《心經》簡林、荔枝角的「饒宗頤文化館」愈多人知道,行情就相對看漲。一副對聯十多萬港幣是很尋常的事了。 
    金庸主持報館日常事務時,常喜歡在紙條上寫字吩咐職員辦事。最近一位編輯把他的字條拿出去賣,每張都只有寥寥數十字,竟賣得港幣二萬元以上。十來張就賣了數十萬元。他常用字條解釋何以不加薪或加得這麼少。想不到字條保留到今日比加薪更好。 
    董橋退休了,但他簽過名的著作每冊值數千元,而且估計不久可以衝過萬元。一位報館老同事是藏書家,知道他在酒家會客,以行李車拉了七十多本董著去請他簽名。當然會有點累吧,也只好視為某種成功應該付出的代價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