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國人的自知之明

5月21日多倫多明報     
    中國在人口、領土和悠久歷史上,無疑是個大國,近來更多中國人相信它是個強國,而且往往擺出虛驕狂妄態度,令人側目。例如最近有一名藉著六四在澳洲取得居留權的大陸人就說,沒有中國,澳洲人都活不下去了。 然則,中國有沒有比較冷靜,能夠客觀認識自身份量的人?答案是有,天津社會科學院便出版了一本叫《所謂大國:大時代民族之癲狂症批判》,不過,書名和內容有點距離,只能說是借古諷今的作品,倘若直接開火,後果應該不難想像。 
    但它還是稱得上敢言。它說:「看我們這些在國外的國民,我們國民的形象,人家就沒法當我們是大國。中國的文明,如果說沒有中斷,也許只是在紙上,在社會的層面和人的層面,其實早就中斷了。我們舊的文明丟了,新的文明還沒有確立。更可怕的是,還不知道想不想確立。」 之所以要看在國外之國民,原因在人到了外國,通過對比,不文明的感覺才特別強烈。 
    我曾經寫過:「在文明程度上他們已經爛掉了,爛成香港人以外的另一個民族。」某刊物說這是法西斯之論。現在這本書的作者身在大陸,他也承認中國文明在社會層面和人的層面早已中斷,中斷是出於丟掉也好,爛掉也好,總之是沒有文明了。至於說,更可怕的是還不知道想不想確立新的文明,既然有這麼多中國人自我感覺良好,愈沒有文明愈意氣風發、愈顯示他們在外國人面前抬得起頭,以出醜為威風,怎會有確立新文明的欲望。

2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文明在科技層面漸漸追上國際, 但在人的品德層面仍停留在未開化的階段, 主因是共黨推行的鬥爭哲學及權錢實利目標, 令大部份中國人窮得祇剩下錢, 舉世受人鄙視.

. 說...

星期日看了部電影DVD天師鬥殭屍,元彪主演,重拍八十年代的殭屍片種,令我想起死去的殭屍道長林正英和許冠英,不勝唏噓。被喪屍咬傷,抓傷後,對方也變成喪屍,增長快速,對付困難,令我想起八十年代一部荷李活電影金童子The Golden Child,片中小活佛被魔軍捉去,但只要被祂觸碰到,壞人立即被潔淨,變成善良的好人,成為祂的護法。殭屍可比喻作中共,被毒化後,人民皆變喪屍,難以對付或消滅,只有寄望小活佛的如來神掌、一指禪觸碰到他們,給以潔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