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15日星期一

蘇賡哲:寫給雲君迷

6月3日多倫多明報      
    年輕人熟知的香港漫畫家是馬榮成、黃玉郎、馮志明、上官小寶等,老一輩香港人則記得李凌翰、許冠文、區晴、王司馬。但漫畫之外,至今不分年齡層而為大眾認識的人物插圖家應推雲君,這當然是因為他替金庸武俠小說配圖故。 金庸小說的早期版本現在市場價格很高,早期出版界不尊重版權,出現一書多種版本,簡陋其事的就不一定有插圖,然而有沒有雲君配圖,是決定價格高低一個重要因素。可見雲君作品,有其牡丹綠葉作用。如果和《紅樓夢》或者張愛玲的小說比較,金庸小說對人物的描寫,沒有工筆重彩的文筆,具體形象著墨往往相當簡單,而以情節和對話交代取勝,但有了雲君各如其份的配圖,便補足了人物面目模糊的空間,從而產生文圖雙璧相輝映效應。
    金庸一直以來的社會活動大家都清楚,相對低調的雲君卻帶著讀者的繫念隱逸了。因而常有人問:「雲君去了哪裡?」
    雲君是移民去了北美,生活過得很適意。居處是個環湖住宅區,安寧而景致絕佳,比起香港的佐敦區,當然是另一個世界。他有三個孩子,都是出自美國一級名校的醫生,單是享兒孫之福已足以令人欣羨。然而他早年是上海美術學院的高材生,科班出身,為小說配圖只是小菜一碟,赴美後,還為建築公司繪圖,酬報頗為豐厚。只是現在年事高了,不再動筆,也不輕易見客酬應。
    一位作品備受愛戴的藝術家能夠在它鄉安享與世無爭的黃金晚景,相信很多讀者都會欣然獻上他們的祝福。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後來的王司馬可沒這福氣了。

龍劍飛 說...

王司馬的弟弟是我表哥在兒時的死黨,而馬榮成在未成名前叫馬仔,1976年他送了一副自畫像卡通給我。有一個八十年代的漫畫主筆,忘了他的姓名,他是我小學四年級時的死黨,而另一個八十年代主筆關榮遇是我初中的老友,世界真細小小小!1972年至1982年我最愛看藤子不二雄,黃玉郎,上官小寶的漫畫,反而我不愛看馬榮成的作品,雖然畫功一流,到1982年後很少再看漫畫,因貴得不合理,加上當時鄰居兼女友去了英國讀書,令我頓悟人生是苦海。但間中會看看叮噹,即多拉A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