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25日星期四

劉天賜:安樂感

  
    太子爺劉嗚煒表示:『買樓要有犧牲,(犧牲兩字好怪!)例如「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不能洗(使)到盡,否則就算樓價下跌,不願意儲錢,就不會夠錢入市。』
    劉鳴煒舉例,萬五月薪應該儲三千元,等樓價跌。(等字,也用得好怪。)有人感嘆:「(就算)一個月儲萬五都覺得冇咩機會買到!」
    宗侄之言實在不避瓜田李下之嫌了!他是地產商之一,貨物便是樓宇,這是對貨物的硬銷說話呀!如果他不是地產商,則涉嫌去貨之心無太明顯吧。他是得益者,便覺得他落咀頭,叫人準備一生做樓奴了!(一生,無誇大!)
    但是,大家不必以為他『苦口婆心』,因為此等言論並非真正關懷香港青年置業之善心呀。
    香港地少人多,地少則土地成了奇貨了。大家都想安樂過生活,故此早有名言:置業興家為首要人生任務。究竟香港人是否以追求持有物業始算有『安樂感』呢?
    老祖宗教落,必須有瓦遮頭。舊時,並不難事,便在自己家園起茅寮便是。現在大都市基本上不容許,居住只有租賃,買物業,或者露宿而已。『三高政策』下,租金必貴,地價必貴,政府提供之樓宇亦『因住因住』。故此,地產業成了氣候,成了霸權。
    人之求安樂,只在於有瓦遮頭嗎?不盡是嘛!安樂有許多種,平生不作歪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這是最基本的安樂。無仇人無傷天害理,則做人好快樂了。有片瓦遮頭,一日三餐,無病無痛無痕,就是安樂。香港地,該人人如此了,便是一笪福地。
    進而一步要求,我們先要『真自由』!『真自由』就是:『免除人身有威脅的自由』。不會『以言入罪』,即是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不隨便受武力加諸身上,即是有行動自由,生活沒有陰影及諸多禁忌,即是有人身自由,意志自由。> 這些自由權利皆令到我們感到『安』,安全,安樂,安穩。
    這些『安』並不是靠金錢,物質可以得到的。人生下來該有的。無呀,便要有勇氣去爭取,不爭取,便沒有了。> 如果是個物質奴隸,或者暫時是奴隸主,或者其承繼人,末必如此介定『安樂』的,只從物質上尋找『安樂』,一旦物質改變了,便無根,無基礎找到『安樂』,且分秒恐慌物質改變,遣失,貶值。個心永遠不安者!(唉!我做乜教人個仔呢?)

1 則留言:

卍 真空妙有 卍 說...

安樂感來自有希望,有希望來自有信心,有信心來自有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