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宜濫稱「最偉大」

5月25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有地產公司資助出版讀書雜誌,不論背後有甚麼考量,總是一件好事,沒有資助,這樣的社會不可能維持一本讀書雜誌。最近一期,它有文章說,踏入本世紀,文學界選出最具代表性作品,魯迅的《吶喊》以大熱姿態奪得《亞洲週刊》「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第一名,魯迅更被表彰為「20世紀亞洲區最偉大的作家」。  
    我不知道這個「 20世紀亞洲區最偉大的作家」是否由全亞洲推選出來,如果只是中國人推選,卻強要說是蓋過亞洲其他地區的「最偉大」,如此往自己臉上貼金,恐怕別些國家會有異議吧。 
    《吶喊》是有價值的作品,倘若只說是「中文小說100強」之首,那無所謂。這是一本中短篇小說集,我覺得它水準參差得很厲害,有的傾盡心力、有的看得出只為了交差。上述讀書雜誌重點介紹其中的《狂人日記》和《阿Q正傳》,這確實是很具影響力的篇章,但不太中我的意。阿Q對中國國民性的刻畫,當然有其永恆性,像「不知那裡來的意見,以為革命黨便是造反,造反便是與他為難,所以一向是『深惡而痛絕之』的。」如果「革命黨」三字換了香港雨傘運動中的佔領者,則簽名支持周融的百多萬人仍然適合套入同樣的阿Q思維。 
    我比較喜歡的是《孔乙已》、《藥》、《故鄉》這三篇,它們沉鬱悲涼的味道,其實不是一般十來歲的中學生所能體會。白話文通行至今,很多作家的文筆可能勝過當年魯迅,但這股沉澱內斂的味道,還是有其獨到的特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