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蘇賡哲:打書釘的溫情世界

5月26日多倫多明報     
    經常有大專院校新聞系學生來訪談。今日,有學生問:「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書店是甚麼性質的場所嗎?」我回應說:「書店是個溫情世界。」 原因是一般書店都接受「打書釘」這回事,不反對讀而不買。別的行業不會歡迎人享用消費品不付錢,書店無所謂。     
    前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很愛閱讀,他說,退休後家中可以放書的地方有限,多了在書店打書釘。曾經站一個小時在店中讀完黄碧雲的《烈佬傳》,也曾站著翻看一些愛情小說(看來他閱讀速度相當快)。他認為「閱讀有趣的是,一看就明白的書不好看,不太明白的書才好看」,那是因為一看就明白的書多是「已知」,不太明白才能變未知為已知,從而有所得益。一般流行的愛情小說不會令張先生看不明白,所以他讀了覺得「好悶」。 
    去書店打書釘打出名堂來,我所知最早應算漢代的王充。他和張灼祥的分別是貧窮得買不起書,因而只好去洛陽市集的書店打書釘。此人大概有後世陳寅恪、錢鍾書那種「照相機式記憶力」,所以「一見輒能誦憶」,即是過目不忘。這種人是天生的學問大家,著作不少,可惜流傳下來為大眾熟知的只有《論衡》。我曾說過,寫文章「似是而非」是誤導讀者,要不得;「似是而是」則屬阿媽是女人,歸入張灼祥所說的,一看就明白類,自然沒有吸引力;唯有「似非而是」最佳,初看覺得是錯的,再想才發現「原來錯的是自己」,王充的論述常能達到這種境界。

3 則留言:

Elaine Ye 說...

錢鍾書的小说已经是走下坡路的了。

龍象般若 說...

我住美國羅省,星期一,星期二,星期四,去了羅省的全統廣場,吉利書店打書釘,不去一定不會買,一去一定會買,這是個人的習慣。最傻金石堂,通常都包着,我永遠不會買,所以它好像全部分店皆倒閉了。我會買不同版本的同一本書,例如,佛家的般若心經,金剛經,圓覺經,六祖壇經,仙學的丹經道書,『文字上的明白,並非真明白』,通過開悟者的當頭棒喝,令自心明白,如實證知,那才是真的明白,真的開悟。令你看不明,不一定是高手,他很大機會只是故弄玄虛吧了。

匿名 說...

錢鍾書確是博學之人。當初聽聞其名,就找其書閱讀。慢慢就發覺,其小說有點賣弄知識。以後也不再讀了。但不否認他古文的精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