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7日星期六

蘇賡哲:政改方案否決後


[2015-06-23]溫哥華星島     
    香港政改方案被民主派否決,大家都津津樂道建制派失誤:只有八人投贊成票,以致大比數落敗。
本來,全國最高立法權威人大常委的「831」決定,給一個地方性立法機構否決,已經是北京大失面子的事,現在任何外國人倘若不知道投票詳情,很容易以為方案只有8個議員支持、28人反對,這個誤會的後果就更嚴重了。
    最有趣是投票時沒有接到「暫時撤退,等埋發叔」通知的自由黨元老田北俊,居然在臉書貼出一頭戴眼鏡的豬,然後寫道:「哪有這麼多險謀論,只不過是人蠢沒藥醫」。在公開場合他更直率地指「暫時撤退」的建制派議員「不知所謂」。可知香港建制派並非鐵板一塊。裂痕應該是自由黨在2003年不支持廿三條立法就開始了。
    其實我覺得意義更大的是民主派議員齊心協力否決了方案,粉碎了甚麼人接受收買的謠言。當然,喜歡陰謀論的人會說,本來有些人已被買通,只是在投票那一刻發現建制派的票再加上這幾票,仍然過不了關,所以「無謂暴露了」。不過,如果看到本來是建制派功能組別醫學界代表梁家騮醫生,因為尊重同業意向堅持坐著投下否決票,而不是棄權票,也許就不必對人有太多猜疑。
    民主派在否決政改方案後,叫出「解散立法會」口號。每晚在旺角活動的「鳩嗚團」也舉著「解散立法會」大豎幡。這是對梁振英政府提出「票債票償」說法的反擊。梁政府在表決前不久,知道方案將被民主派否決已無懸念,就寄望於選民會因為失去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機會而怨恨民主派,在未來的選舉中唾棄民主派。
    事實上,以為這次政改「一人一票選特首」是好東西的人很多,甚至流亡外國的嚴家祺也這樣想。
    根據《基本法》第五十條規定,政改這種重大議案被否決,梁振英有權解散立法會再重新選舉;如果新選立法會再次否決議案,梁振英必須辭職。梁振英政府既然那麼樂觀,認為民主派否決了政改方案就會被選民唾棄,則解散立法會可以提前實現「票債票償」,豈不是大美事?但看來梁振英不會賭這一鋪,「票債票償」可以令一些不太瞭解香港民情的京官入信,梁振英本身應該底氣不足。
    政改被否決,並不能紓緩香港的社會矛盾。鬥爭只會更趨劇烈。去年佔領行動結束前後,曾建議有志的大學生收藏起政治立場,進入文官系統,直到掌握了核心職位,在關鍵時刻反戈一擊。如果有三數司局級人馬一齊發難,效果比幾萬人的佔領行動更好,而成本代價最輕。不過據瞭解,大學生對此沒有興趣,因為是三二十年後的事,他們沒有耐心。
    若然如此,則打好選戰是最具實效戰略。那就應該趕在這幾天,盡量動員同路中人登記為選民。有選票才有力量。本土派可以訕笑泛民,但是如果沒有目前立法會這二十七席,或者有而不是溫和派激進派齊心協力一起行動,偽普選方案已經通過,數百萬選民只有替人蓋橡皮圖章的命運。 這樣說來,政改方案反而是泛民的強心針,一些振奮於方案被否決的選民,會覺得泛民還有存在的價值。
    在這種情況下,民主陣營的最大利益是各派力量團結起來,一起去拓寬民主版圖。曾聽到有人說:「民主派會團結,豬乸會上樹」。不過政改表決這一天,豬乸確實上了一次樹。

4 則留言:

匿名 說...

若全民覺醒,則中共技窮,何謂真普選?「明白」有三種,一種是文字上的明白,另一種是開悟者的真明白,最慘一種是自以為明白,反而錯失了開悟的機會!迷則當面錯過,悟則直下成擔!

匿名 說...

多谢楼上发言.

匿名 說...

錯別字更正:直下承擔.

匿名 說...

自由黨元老田北俊 , 已經付出代價了 , 他失去了他的細佬「田豬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