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蘇賡哲: 喬森潘枉寫回憶錄

6月17日多倫多明報     
    喬森潘是赤柬國家主席團主席,1985年取代波爾布特,出任柬共總書記,成為紅色高棉最高領導人。去年八月,被柬埔寨特別刑事法庭以反人類罪被判處終身監禁。 但有些「左膠」是喬森潘的支持者,他們認為喬森潘沒有直接參與害死百萬計柬埔寨人的暴行,以他是國家首腦而定罪並不合法。他們還舉例說,在蘇聯與納粹德國的戰爭中,沒有人認為蘇軍抗德將領等於是斯大林殘害同胞的同案犯。這些人只強調喬森潘反美反越南,至於殺害百姓則傀儡無罪。
    最近,喬森潘回憶錄《我與紅色高棉出版》了。喬森潘用了很大篇幅講述他參加共產革命的歷程,尤其以濃墨描寫對越南的鬥爭。其實包括我在內的讀者對這種狗咬狗骨的事情興趣不大,我注意的是他的反人類罪。他用不多的筆墨希望將自己置身事外,對將城市巿民趕去郊野,從而害死大量同胞表示遺憾。這當然不能使他脫罪。柬共的理由是,他們的新政權建立後,不能養活城市這麼多人。這種「黨養活人民」的說法是所有共產黨同一口徑的概念。然則,新政權建立前,金邊人是龍諾、西哈努克養活的嗎?當然不是,人民是人民養活的。姑且退一步,可以問:「何以龍諾、西哈努克能養活他們,為人民謀福祉的新政權卻養不活,那麼新政權有存在必要嗎?」
    柬共另一個理由是,當時金邊有很多犯罪分子。這使我想起,去自中國大陸的澳洲參議員王振亞日前為六四屠城辯護說:軍人開槍是因為當時北京有很多犯罪分子和學生混雜在一起。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哈哈 我认为和加拿大犯罪分子一起 都比和那帮人安全 快乐 有收获.

Elaine 留.

匿名 說...

日本右翼也很愛說 :當年在南京殺人的是中國土匪 ,牠們只是進城維持制序的 。果然人一不要臉什麼話都可以說 ,不論是那一個國家 、種族統統都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