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0月4日星期一

吾愛夢工場

蔡瀾,被稱為「電影字典」,資深電影人。所謂資深,是積四十年參與電影製作經驗。曾經從事包括道具、木工、副導、攝影助理以致監製等工作。《吾愛夢工場》一、二集並非甚麼電影理論,而是蔡瀾在電影圈這幾十年間的見聞和佚聞秘辛,出之以老瀾莊諧並重的文筆,讓人讀來津津有味。
《吾愛夢工場–蔡瀾的電影現場》
《吾愛夢工場2 – 蔡瀾的電影筆記》

《吾愛夢工場–蔡瀾的電影現場》序 轉自蔡瀾和倪匡
天地為了我出版了一冊新書,題名《吾愛夢工場》,看了很喜歡,謝謝編輯陳婉君和美術楊曉林,不管是圖片的收集和文章的編排,都很精美恰當,只是少了一篇序,而我的書多數是無序的,如果能夠再版,也許可以把現在寫的這篇加進去。
封面上的黑白照片,右邊站的是誰?有些讀者問過。這位老人家在西方鼎鼎有名,就是《海神號歷險記The Poseidon Adventure》,1972年的那部災難經典的導演。此片亦重拍過,不管電腦特技有多麼進步,但在劇情上的控制,遠遠不如舊的。
Ronald Neame是英國人,出生於1911年,入行是為攝影助手,昇為攝影師時拍過《窈窕淑女Pygmalion》1938,《In Which We Serve》1942。在1945年拍了大衛連的《Blithe Spirit》,1945之後,兩人關係加深,當了大衛連的製片,監製過《The Brief Encounter》1945年和《Great Expectation》1946等經典之作。
他自己導演的戲無數,值得一提的是《The Million Pound Note》1956、《The Horse’s Mouth》1960、《The Prime of Miss Jean Brodie》1970。
到了荷裡活後最出名的還是《海神號》了,片商們看他拿手,就接著請他拍另一部災難片,叫《Meteor》1979。此片剛出DVD,講的是大隕石衝擊地球的故事。這種題材後來荷裡活拍過好幾次,也不如它的精彩,雖然當年的特技,今天看起是還是很幼稚的。
很多人不知道,《Meteor》是與香港邵氏公司合作的影片,部份外景在香港拍攝,而負責當地製作工作的,就是我了。
在這時間內,老人家發現和我談得來,不斷地教導我關於電影的製作和編導的技巧。荷裡活的鉅資製作,是不允許超支的,開工後得按照行程拍攝,否則延遲一天,就要損失數十到一百萬美金。當我們去外景時,天雨,上千個臨時演員在等待,怎麼辦?老人家說:「拍特寫。」
我們把這些瑣碎鏡頭完成後,雨漸停,問到:「是不是可以拍遠景了?」
「還沒有,光不夠。」他斬釘截鐵地。
「怎麼知道光夠不夠的呢?」我再問。
「你看商店裡的日光燈,要是比外面還亮,那就表示還不能拍。等看不見了,光就夠了。」回答得實在有道理。
至於監製上的工作,他老是教導:「鎮定,鎮定,鎮定,鎮定。做阿頭的,一慌張,解決不了問題。」
謝謝老師,今後做人,懷此態度,也得益不淺。
有趣的人物,還有受藝術和商業界都看重的John Huston,他在1979年來香港,不是當導演,而是做演員,拍了《Jaguar Lives!》。
我們在閑聊時,問道:「你是位大導演,怎麼肯來這裡拍一部B級動作片,而且演的還是反派呢?」
他一面抽雪茄一面說:「如果你真正喜歡電影的話,有甚麼工作你就做甚麼。甚麼叫反派?甚麼叫正派?哈哈哈哈,我是一個無恥,也不知道甚麼是被尊敬的人。怕甚麼?甚麼叫羞恥?自己感覺。別人說甚麼你不必去管,三級片,也儘管去拍好了。」
我今天還記得他重複又重複的那句:只要真正喜歡電影的話。
殭尸片中,除了演殭尸的Christopher Lee之外,一定有一個殭尸殺手,叫范曉森,而經常扮演這個角色的是Peter Cushing。他來香港拍《七金尸》(The Legend of The Seven Golden Vampires)的時候,也經常喜歡聽我說東方影藝的故事,但他本人不太出聲,有點像戲裡演的教授,真人比他面對的殭尸還要陰森。
常演大反派的Lee Van Cleef,後來在意大利西部片演了些角色,紅了起來,也當主角。來香港拍外景時由我招呼,他當年已經酒精中毒,而且頭已禿,剩下兩邊髮角。大醉之後叫醒他拍戲,他迷迷糊糊,抓了頭頂上那塊假髮就貼上去。貼反了,由我指出,他一望鏡頭,哈哈大笑。一站在鏡頭前,即刻非常清醒,一拍完,醉態又生,是註定吃演員這一行飯的人。
接待來邵氏片場的人還有喜劇大明星Danny Kaye,他是帶著一個男伴來的,是個禿頭大胖子,給他一直指指點點大罵,像一個受委屈的老婆。當年同性戀還不被接受,要是給傳媒揭發了,就當不了聯合國兒童大使。
不文山Benny Hill也來過,平時人頗正經,一有記者拍照,即刻扮滑稽相,記者把相機放下,他又板起臉孔不笑。過後不久,就去世了。
印像最深的還是王妃Grace Kelly, 當年來港參觀,身體已臃腫,但笑臉依舊,和摩洛哥國王一起左看右看,似乎對電影已不感興趣了。很多人不識趣,不斷地要求合照,起初還保持笑容,後來人實在太多,略略地皺了一下眉頭,王妃典範,還是保持住的。
除了Neame活到差不多一百歲,其他人物俱往矣,夢工場中有他們的足跡,在我腦海裡也留了深痕。為了紀念,是為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