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嘉芙蓮是一頭貓 / 神州巨變與台灣風雲

這文章出自蘇賡哲的《嘉芙蓮是一頭貓》九零年出版。
今年五月四日,我系裡的學生辦了個研討會,會後在酒樓聚餐,遠遠聽到電視新聞報導:「學聯」主辦的十三院校聲援大陸民運集會上,我們學校一位同事上台反對「學聯」幹事唱「國際歌」。當時我就知道,這位同事必定是黃毓民
大陸學生唱「國際歌」,是利用紅旗反紅旗。在香港支援民運而唱「國際歌」,反映主事者缺乏政治識辨能力。具備這種能力而又勇於挺身而出的朋友,實在寥若晨星。所以我與毓民雖非深交,卻能從共識啟發直覺,肯定斯人必有斯行。
後來大家都經受過一段血光淚影的日子所洗禮。書生報國的利器就是一枝筆。毓民以黃道等筆名,發表了很多時論,現已結集為神州巨變與台灣風雲》。書中見解之精到,我覺得在香港右派陣營中,已不大有人可比肩。
由於眼見不平,耳聞悖理,就忍不住要出聲,絕對有意冒犯了各方君子小人,因此有關我的各種小報告不絕如縷。毓民知道了,常淡然一笑:「小報告,怕甚麼?我的小報告恐怕疊起來比電話簿還厚。」我想,在這種風雷激盪的時代,我們不需要溫良謙恭敬的彬彬君子,不需要將四書五經倒轉來背的碩學鴻儒,不需要敦厚仁慈的道學家,更不需要一面忠貞相的懦夫,而最需要勇於鬥爭的鬥士。
在毓民有關台灣的政論中,常慨嘆「民進黨」「刁民」「暴民」玩法。這是由於社會身分比較公平的香港人,對台藉人報復心態體認之不足。隔岸觀火,未能感同身受,隔膜實所難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