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2日星期日

蘇賡哲:股災撼動不了大局

[2015-07-28]溫哥華星島     
    應邀出席一些講座時,常要婉拒聽眾對預測中國前途的要求。預測一場賽馬的結果已極不容易,整個國家比賽馬複雜不知多少倍,如何預測? 不過,鑑往知今,大致上的規律還是可以談談的。例如現在中國股票巿場波動很大,有些評論說,股巿崩潰,中共這政權也會跟著垮台。
    我覺得股市崩潰,對經濟民生當然會有負面影響,但會不會影響到餓死四五千萬人,應該不會。即使會,中共也不至於垮台,因為在大躍進時期,它已使四五千萬人餓死了,而它穩如泰山,雖然少數地區曾發生小規模搶糧事件,社會稱得上相當平靜。
    在中國歷史上,倘若發生同樣的饑荒,一般會有所謂「農民起義」,發生改朝換代的歷史進程,但在中共執政後,這種可能性已近乎零。
    因為時代有別,在熱兵器時代,已不會有鋤頭菜刀奪取政權這回事,何況,中共對社會控制的嚴厲,亦屬史上罕見。尤其它對百姓思想意識的洗腦效應,更是歷代所無。因此,有人回憶這段上世紀60年代的大悲劇說:「父親餓死了,但我居然去申請入黨。」也就是說,在刀槍和思想兩個層面,共產黨都握有絕對優勢,很難被撼動。
    而且,表面上中共聲稱大饑荒是三年自然災害所致,但大家都知道其實禍在大躍進,是政策失誤,責在統治者。最近的股災和當年饑荒不一樣。投資也好,投機也好,買股票畢竟是有賺錢可能的,即使視之為一種賭博,怎會有賭徒在輸光身家後要拆毀賭場的?
    很早以前,中共的智囊康曉光就在中國的《戰略與管理》雙月刊公開說過,中共「不代表任何階級,他們凌駕於一切階級之上,對所有階級實行權威主義統治。他們僅僅對自己的利益負責」,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們「可以靈活地對待一切理論、道路、原則、價值」。執掌權力是它的目標,為了權力不擇手段。從1949年建政迄今,他們專心致志,甚至可以說是苦心孤詣,結果非常成功。
    中共黨史上有一段著名軼事:中共還在延安窯洞時期,到訪的名流黃炎培曾向毛澤東說到歷史上的政權更迭:「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瞭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
    黃炎培是假設中共得到全國政權後,怎樣才可以擺脫「政怠宦成」、「人亡政息」這種朝代循環的規律。毛澤東答:「我們已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大家都知道,毛澤東所承諾的民主新路只是謊言,是在未得政權前說來爭取當時的同情者。如果就話論話,他只說對了一半。說得對的是像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執政黨可以更換,國家的政治體制不會被推翻,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應該是很穩定的。他可能說錯的是,獨裁專制,也可以跳出歷代王朝更迭的周期率。
    中共借抗日戰爭壯大了自己,做到「其興也勃」,雖然不走民主新路,卻因為人民對政府的要求極低,所以沒有「其亡也忽」,經過六十多年的考驗,它的專制統治是站穩了腳步的,現在它的執政時間已比中國歷史上一些王朝長久,而且基本上是得民心的。因此,香港年輕一代民主派已放棄了中國民主化的期望,轉而推動和中國分離的夢想。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有生就有滅,本來沒有的,終點是回到「沒有」,不用高估共產黨的生命力。幻生還依幻滅,當共產黨鬼打鬼,自相殘殺時,那是瓦解的良機!

匿名 說...

大約1979年,洪金寶拍了兩部詠春功夫電影,敗家仔,贊先生與找錢華,提及詠春的「連環打弱點」,連續不斷追打你的弱點,縱使你是鐵板,也會被打壞,一次股災可能無法打擊中共,但也可成為中共倒台的助因。

匿名 說...

中共的專制統治基本上是得民心的, 但若民眾因股災或其它原因而蒙受重大經濟損失, 民心會一夜之間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