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

蘇賡哲: 值得注意的決裂

曾氏兄弟
[2015-08-04]溫哥華星島
    
    曾德成這位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據說是被傳喚到梁振英的辦公室,羞辱性地「被退休」,就差在沒有派一名保安人員拿個空紙盒押著去收拾局長案頭的個人物件,實行掃地出門。 從後來他弟弟曾鈺成對此事的強烈反應,說到如果年輕十年就要參選特首,「看你怎樣整我」,就知道曾家兄弟和梁振英幾乎是公開決裂了。這可以說是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被否決後,香港政壇最具震撼性的發展。
    照我的看法,此事不只是他們三個人的恩怨衝突,更是曾家兄弟為首的香港傳統左派陣營,和梁振英執政團隊的分裂摩擦公開化。
    曾德成被撤職,有政府高層放風指曾德成有「不負責任、不支持反佔中及消極工作」三大罪狀。真正劍鋒所指,是不支持反佔中。倘若是曾德成一人不支持,千萬傳統左派支持,那問題不大。佔中雖然被梁振英用拖字訣扼殺,但它的影響力無疑是民主派的團結凝固劑,使政改方案在一票也撬不動的情況下遭否決。這肯定是令北京中央極度震怒的大事,而傳統左派竟在反佔中缺席,曾家兄弟豈能輕易過關?曾鈺成職在立法會,中央和梁振英莫奈他何,曾德成身在執政團隊,自可拿來開刀。
    我們看到,去年反佔中的主力是周融、高達斌、陳淨心這些非傳統左派。根據參加佔中的「黑社會也有良心」之江湖中人透露,反佔中要找油、尖、旺區的黑社會人馬去攻擊佔領區,雖然出價甚高也沒有人肯去,只好招募一些新界北區甚至深圳的人馬南下動手,其中還夾雜些只能操普通話、還說不出多少道理的老大媽,出醜丟人難免。 如果傳統左派尤其「愛國師生」肯出動,無論如何不至於這麼荒腔走板。所以中央看在眼裏,怨恨難免。這樣說來,梁振英向曾德成開刀,應該是奉中央之命行事。不過,他們當然不想把傳統左派逼迫成另一個反對派,所以後續會有一些安撫舉動。梁振英把反佔中不力推到傳統左派身上,等於連帶替政改方案被否決為自己解了圍,但將來怎樣應付傳統左派離心離德的反響,是個有趣問題。
    以前,曾鈺成感嘆傳統左派「有辱無榮」,後來被記者迫到牆角才迴避問題說這不是他的原意。但傳統左派對中央的不滿是顯而易見的。香港主權易手後,傳統左派以為可以翻身作主了,然而現實是港英舊電池、大資本家、忽然愛國之輩才是中央垂青的得益者。原因是傳統左派確實沒有甚麼人才。
    傳統左派在權勢上的失望是消極退縮原因之一,另一個重要原因是1967年暴動時,不論是否路線錯誤,傳統左派奮不顧身,為了「愛國愛黨」作出慘烈犧牲,很多人落得終身殘疾,掙扎在社會底層,但中央對多數受損害者一分錢補償也沒有,甚至不肯取消他們「反英抗暴」的刑事紀錄。知道他們心存怨望,於是給楊光一個大紫荊勳章作為不費成本的安撫。不料傳統左派中人並不領情,甚至火上加油,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楊光正是使他們罹禍而又不肯替他們爭取撫恤的罪魁禍首。
    傳統左派領軍人物曾鈺成在香港電台有過一番很值得注意的談話。他公然引用邱吉爾的話說明自己年輕時因為有心,才成為社會主義者,現在年紀大了,有腦了,已不再是社會主義者了。我認為這等於是說,他已看透共產黨,已幡然有悔,這其實應該是很多傳統左派中人的心聲,只是他們沒有曾鈺成的地位,說了也沒有人理睬。

2 則留言:

docplamb 說...

President Tsang is a long time commie. He is waking up ?

匿名 說...

曾鈺成是阿哥,曾德成才是細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