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7日星期五

蘇賡哲: 港台本土一個分別

7月23日多倫多明報     
    以前,台灣外省人要成為本土派,比香港外省人要成為香港本土派困難得多。香港本土派基本上不存在省籍問題,外省籍如倪匡、陶傑等都是本土思潮支持者。本土力量面對的壓力,來自北京及其香港代理人。 開埠之前的香港原住民人數稀少,大量居民其實都是外來者,他們在港英統治時期利權平等,只有新界原居民得到優待,所以很多原居民一直比較親建制。可是偏偏就在新界客家人中出現陳雲教授,他被不少本土派尊為開創性的「國師」,可以說是世事難料。
    和新界原居民比,台灣本省人不但沒有受優待,反而備受國民黨政權歧視。新界原居民人數不多,且不在市中心生活,英國人願意給他們甜頭去泯滅其反抗之心。台灣本省人到處都是,二二八的反抗比起1899年新界的六日反英抗爭要慘烈得多,國民黨反英國人之道而行之,當然不是長治久安之道。台灣有位從外省人轉為本土派的廖中山在八十年代說過:「四十年來,台灣整個政經支配權都掌握在外省人手中」,他如果自認是台灣人,要考慮被其他外省人排擠。
    台灣有兩個人為台獨自焚,都是外省人。比較知名的是鄭南榕,另一位是湖南籍的朱文光,他在1980年3月29日殞身,遺書表示他是深切了解台灣人的悲慘歷史後,才明白台獨的意義。台灣外省人需要在同情本省人的不平等遭遇之後,進而反對自己不合理的優越身分,才能成為本土派,香港的本土派不必經歷這種痛苦的心理關隘。
    時移勢易,台灣土生外省二、三代的本土認同,已沒有這種關隘了。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談香港本土原住民,為何從來無一香港人提及“水上人”即“俗稱的”蛋家人“呢?他們不是香港原住民嗎?其實在兩廣、福建等沿海都有這些真真正正的原住民!

匿名 說...

有一美國朋友,他是UCLA太空科技數學博士,他信耶穌,我信佛,在他的想法他自己很聰明,他的神是真神,從他的身體語言和一個眼神,在他眼中,我是很愚蠢的,我信的佛是傻人的信仰。我認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信念和想法,當然我也認為他是傻的,他信的神是假的。同樣道理,我個人認為國民政府才是弱者,連戰連敗,輸給共產黨,更輸給民進黨,所以國民政府絕非強者,其實他是百份百的弱勢政權,要鋤強扶弱的話,誰是強?誰是弱?

匿名 說...

本土派是以思想 , 行為 , 價值觀作為準繩的 , 不是以血緣 , 來歷 , 親疏衡量 , 所謂英雄莫問出處 , 只要你通街屙屎不知羞恥 , 打壓廣東話正體字 , 你就是垃圾 , 就是蝗蟲中國人。

龍象般若 說...

陶傑是親英派,親西方的,他也無認自己是本土派,陳雲教授的想法,其實都是80年代普遍香港土生的年青人的想法,50,60年代大陸逃亡潮,百萬計大陸人逃亡到香港,他們的子女是在港土生的一代,70年代香港意識抬頭,黃霑,許冠傑順應潮流,產生大量經點粵語流行曲,香港人的優越感,開始形成日後中港區隔意識的雛形,優秀的香港,若被劣質大陸吞併,豈不劣幣驅逐良幣?日本的古代文化是大唐文明的縮影,而韓國是明朝的縮影,他們都是華夏文明的支流,日本人,韓國人最講血統 ,血緣 , 來歷 , 親疏,尊尊親親,長幼有序。如果離開了「忠」「孝」「禮」「義」「廉」「恥」「信」「智」「仁」「勇」的華夏文明即非正統的華夏文明了,一切只是空談戲論乎?

匿名 說...

又把「身份認同」「政治倫理」和「家庭倫理」混淆了 , 真唔明點解有人蠢成咁 , 怪不得蝗蟲中國那套龍生龍 , 鳳生鳳 , 烏龜老子兒王八 , 這麼有市場了。

龍象般若 說...

我是香港土生的,六十後,1960年後出生的,我不是左膠,不是大中華膠,我和大陸無感情,而且討厭大陸,但在網上常被「激進」本土派攻擊,我終於想出原因,個人討厭大陸,但未至於討厭「真」的「中國」,「中國人」,而激進人士其實連真的「中國」也很憎恨,雖然口說復興,但心裡憎恨。英裔加拿大人不會討厭英國,他可能討厭某個政黨政府,但不會一提英國就討厭。雖然我討厭大陸,但由於不憎恨中國,已經是大罪。

龍象般若 說...

混淆的是樓上的批評者,就算香港獨立了也可保持華裔身份,正如美國獨立,也不用否認自己是英裔。你的問題出自於你很憎恨自己華人的身份。

匿名 說...

華裔是一個很廣泛含糊的通稱 , 根本同白裔 , 黃種人 , 黑種人 , 亞洲人等一樣 , 沒有足夠的獨特性 , 構成一個身份認同的類別 , 要談論這些問題 , 要收窄到合適的範圍 , 例如香港人 , 中國人 , 台灣人 , 星加坡人等才有意思。

香港人 , 台灣人 , 特別是年輕一輩 , 是最厭惡中國人說什麼「大家都是中國人」「不要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之類的粗話 , 其實正確的描述是「香港人憎恨被強加中國人的身份」, 而不是你所說「憎恨自己華人的身份」。

匿名 說...

香港人应该没有本事过问到这么大的议题。

有皇氣照 說...

中國,中國人,香港,香港人,少林,少林寺,本來都是金漆名牌,但都不幸被中共搞臭了名聲,有一句精警的廣府話:「雞春摸過都輕四兩」意思是凡經賤人觸摸過的東西都會變賤!所謂名聲盡毀,聲價大跌!

匿名 說...

“中國”一千年前可能係名牌,但歐洲一場文藝復興加工業革命已經超前兼且將中國遠遠拋離,“中國”一早已經淪為劣牌,中共更加將劣牌搞成臭牌。“香港”呢個牌本來係冇,有賴英國人將“中國”呢塊劣牌鋸走一小塊然後點劣成優,世上先至有“香港”呢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