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蘇賡哲:也談小農意識

他們有相同的DNA嗎?
7月21日多倫多明報
     
    現在人們似乎很忌諱談民族性、國民性,一談就變成支持族群區隔、變成法西斯。畢竟魯迅、柏楊的時代過去了,今日的年輕人已沒有興趣去「恨鐵不成鋼」,中國人的虛驕,已認為自己就是不銹鋼。     他們亦不值得「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因為中國人並不覺得自己不幸,而是大國崛起,幸福得直漏油。
    不用說民族性,「小農經濟DNA」更是忌諱中的忌諱。其實,當代中國知識分子一直有這方面的探討。例如北京的「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在27年前就印行過高亞彪、吳丹毛合著的《在民族靈魂的深處》,其中有專章叫「小農意識」。他們揭示中國的經濟形態以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為主體,它的人民特質是狹隘保守、知足常樂、平均主義、權威心理,這就是小農經濟必定會產生的性格特質。
    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新加坡華人。大家心目中的新加坡,是個已和現代國際文明接軌的國家,這一代離鄉千里的新加坡華人主流,相信已很難找到在中國家園農耕過的生活經驗。但最近發生的余澎杉事件,如果深入觀察,會發現余澎杉這樣的人堪稱鳯毛麟角,太多人認為應該知足常樂,應該支持執政集團的權威管治。其中呈現出來的,是沒有自給自足小農經濟的小農意識。這不是DNA作怪是什麼?
    也許人在絕境中奮起,才能擺脫小農經濟DNA。中國大陸有學者指出,陽剛之美和悲壯之美才是小農意識的尅星。在不久前香港的佔領行動中,可以看到香港人已逐漸以悲壯情懷和小農DNA割斷臍帶聯繫。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小農DNA唔係生理DNA而係文化DNA,只要腦袋係以華文思想就會沾染上,因為好多華人文化係蘊藏喺華文裏面,尤其是係成語,乜鬼孔融讓梨煮豆燃箕孟母三遷,背後都係一啲君臣父子嘅典故。華裔新加坡人出名 kiasu (閩南話“驚輸”),意思同華裔香港人“唔好執輸”係共通,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也。所謂小農DNA,係以華文散播,一但用華文思考就走唔甩。

匿名 說...

聽余澎杉嘅英語達到第一語言嘅標準,可能呢位華裔新加坡細路嘅思考語言就係英語,華人文化DNA所餘無幾,否則 kiasu 又點會明知係君王屁股都走去篤?

龍象般若 說...

小農DNA?種族主義?法西斯?個人認為這是業力使然,兩個相同八字,一個生在六十年代的香港,另一個生在六十年代大陸,看似偶然,其實是業力顯現,例如六十年代,無人教我,但從社會的氛圍知道,白人地位崇高,被崇拜,而香港人非常歧視印度人,我一見印度人便討厭,業力真是不可思議!我曾簡單分析DNA,命運和業力的異同,在此不再複述。

匿名 說...

DNA基因的啟動 , 受業力所牽引 , 所以就算白種美國人同黃種中國人的DNA排列 , 差不多一樣 , 但基因庫的起動方式有差異 , 所以都出現迴然不同的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