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蘇賡哲:還是望地面好

6月25日多倫多明報
    有朋友聽見我解釋,在街上走路只看地面的原因是,汲取鄒議員沒有和義工打招呼捱轟的教訓,覺得似乎有點誇張。我舉了一些例子,進一步說明這不是小題大做。  
    去士嘉堡一家床褥店買一個放在床墊下的床盒。這種東西很便宜,那位老板問清楚我的要求後,表示店中沒有存貨。他建議我去可能有貨的某店購買,我弄不懂怎樣去,由於只有一個人看店,他竟然關了店門,暫停營業,帶我去那裡,果然就買到了。後來我才知道,某店原來是他的競爭對手。 
    多倫多的書店未結業前,經常有陌生人將大批舊書運到書店相贈。書很重,搬得滿頭大汗。我表示這是牟利的書店,不是慈善團體,多少總應該付他們書款,但他們總是搖搖頭說不用,拔腳就走。 
    還有同樣的陌生人打電話來,通知說他將一大批《故宮月刊》放在家門口無條件相贈,叫我隨便甚麼時候去搬來賣。更有女士邀請上門,贈以全套兩百多冊的《大成》雜誌。 
    小一點的例子堪稱多不勝數。例如在商場內吃一碗豆腐花,老板硬要送一杯黑豆漿之類,幾乎無日無之。也許因為我是經歷過苦難的人,特別容易在這人情淡薄的世代受感動,我對這些陌生的朋友長懷感激,但說老實話,年紀老大了,他們的樣子在腦海中已非常模糊,記不住了。如果在街頭人群中偶遇,我竟然毫無表情擦臂而過,豈不令這些好人不開心,甚至產生誤會。所以,還是望地面好。

1 則留言:

John Lee 說...

博士: 這様刻意不大自然吧? 別人對你的好意難道他們會計較嗎? 他們肯定會十分明白你的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