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

蘇賡哲:「必要的沉默」

4月14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考評局在中學文憑試中文科出題「必要的沉默」,被批評為替順民教育張目。 
    在加拿大當然沒有甚麼沉默是必要的,只有人民遇上極權,沉默作為一種生存哲學、避禍哲學,才會有必要與否問題。 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時,有些關心中國人權的人認為,頒獎給劉曉波可能惡化中國人權狀況,他們覺得諾獎委員會最好是通過保持沉默來促進人權。 
    從後來的發展看來,這種擔心顯然不是多餘的。亦即是不講原則,只講利害,沉默是必要的。不過,諾獎的亞格蘭說:「如果我們對中國保持沉默,誰將會是下一個國家要求它保持沉默和不干涉的權利?這種做法將把我們放在一個走向破壞世界人權宣言和人權的基本原則之道路上。我們絕不能保持沉默。任何國家都無權忽視其國際義務。」 
    我想,如果現在劉曉波、劉霞和其他在中國大陸 為了維權而受迫害的人可以自由表態,他們應該會甘願自己受迫害而希望外國人發出正義之聲,他們不會要求外國人不出聲,好讓自己過安樂日子。正因為他們會有這樣的抉擇,所以才成為維權人士,所以才受迫害。既然他們會有這樣的抉擇,那些關心中國人權狀況的人就沒有必要去希望外國人保持沉默了。 
    馬丁路德金曾說過:「歷史將記取社會轉變的最大悲劇不是壞人的喧囂,而是好人的沉默。」壞人的喧囂是必然的;從上述事例來說,好人卻有出聲和沉默的兩種可能。。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