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蘇賡哲:熱議中的美食車

炸河狸尾,邁飛佛!
3月9日多倫多明報
    
    過舊曆新年時,香港有團體在鬧巿發起保護熟食小販活動,進而與警方對峙。這項活動和驅逐水貨客一樣,都是民眾對建制怨氣的發洩。 接下來是有人提出設立「美食車」之議。由於涉及環境衛生、汽車上生火加熱的安全等問題,不一定能成事。 
    使我詫異的是,討論美食車的熱門議題,卻是「為甚麼要規定美食車不可流動,不可到處去」。有人更以「車仔麵」和「避風塘燒鵝」為例,指出它們進入普通餐廳後就失去流動、浮動時的韻味了。韻味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進食時對環境的感覺。我記憶中的「車仔麵」之所以要流動,並非為了讓食客品嚐甚麼韻味,而是它要逃避警察抓捕。有一次,我站在車仔前吃一碗麵,小販驚呼一聲「走鬼」,急急推車飛奔,去如黄鶴,留下我捧著那隻碗不知如何是好。這種「韻味」在歐美倒沒遇見過。 
    香港美食車之議,據說是要仿照歐美風格。我在各地旅行時光顧美食車,萍水相逢,當然不知道它翌日是否仍在原地營業。印象最深刻的,則是多倫多大學圖書館門前的美食車。它固定每天都在那裡,沒有流動必要。漫天風雪中,能夠吃它一碟乾炒牛河,真是美好的記憶,隨著記起的,是在圖書館寫書的那段時光。二十年轉瞬過去,很久沒有重訪多大,不知道那美食車還在不在。 
    以前去霹古靈逛跳蝨巿場,憩息時常光顧賣熱狗、咖啡的美食車,難忘的是悠閒的樂趣。那車也不流動。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在美加,通常出現在工廠區,匯展區等地,而工廠區一般在你小息時才到訪,我對他們的衛生無信心,雖然有政府的衛生評級貼出。

匿名 說...

七十年代, 我也有過類似經驗, 站在木頭車仔旁吃着麵, 有人忽然在不遠處大嗌「走鬼」, 小販們急速推車四散, 剩下幾個人施施然站在行人道上吃麵, 吃完, 將碗放在地上, 小販稍後回來繼續營業.